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催妝討論-第六十二章 卜卦(二更)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攻城持续到第八日时,双方依旧胶着,外面硬攻不下,里面也在强行支撑。
这一日,宴轻一早醒来,从怀里掏出了三枚铜钱,盘膝坐在地上,摆出了一副掐算的架势。
辣妹和大小姐~我們的戀愛是認真的
凌画讶异,“哥哥,你会卜卦?”
“嗯,睁开眼睛起,眼皮子不停地跳,卜一卦。”
凌画好奇,蹲在他身边,“我能观看吗?”
“能啊。”宴轻随意地将铜钱在手里晃了晃,然后随手一撒,三枚铜钱在他眼前不停地转,大约转了十几个数的功夫,“啪啪啪”三声,落在了地上。
宴轻瞅了一眼,瞳孔缩起。
凌画不太懂这个,看他神色不太对,紧张地问:“哥哥,是不是卦象不好?”
“何止不好?”宴轻收了三枚铜钱,对外喊,“云落,去将叶姑姑请来。”
云落应是。
凌画看着宴轻,“不能说吗?”
宴轻起身,将蹲着的她顺势拉起来,摸摸她的头,“你今日有灾,我今日寸步不离你身侧。”
凌画想不出她今日的灾在哪儿,但这幽州城以前是温行之的地盘,温家几代人都盘踞在此,他虽然败城撤走,但如今又回来夺城了,保不准还真有什么底牌对付她。
到了如今这时候,她可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点点头,问:“那城门守城安排谁?若是安排叶姑姑,立马便会被人发现。”
“让她易容成我。”宴轻道。
安意淼 小说
凌画看着他,“那你……”
“我的灾就是你。”宴轻安抚她,“放心。”
凌画点头,不再追问。
不多时,叶烟来到,看着宴轻。
宴轻如实将卜卦之事对她说了,请她易容成他,“叶姑姑只需扮做我站在城门上就好,如今碧云山的高手已折了大半,虽然咱们的暗卫也折了大半,但这么久,双方高手都不剩多少余力了,我让云落、端阳陪着你,他们熟读兵法,知道怎么守城,你只需要听他们的发号施令就行,只要撑过这一日就可。”
“好。”叶烟答应的痛快,她丈量了自己和宴轻的身高,说了句,“我今日穿一双增高的靴子。”
宴轻含笑,“辛苦叶姑姑了,让画画为您易容。”
“不必,我自己会。”叶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说完转身走了。
宴轻又问她,“你身边的望书和风细雨三人,谁能易容成叶姑姑?”
凌画想了一下,“细雨吧!”
宴轻颔首,“让他来。”
云落又喊了细雨来。
细雨是几个人里身量最瘦的,比几个人都略微矮那么一点,虽然扮做叶烟还是高了,但若是他只需要在城门口晃个影子不出手的话,距离得远,不见得能被人立马分辨出。
凌画对他笑着说:“你今日扮做叶姑姑。”
细雨当然没意见,看着凌画,犹豫,“属下的武功不及叶前辈一半,怕只要动手,很快就会露馅。”
“尽量不让你动手。”宴轻想了想,对他说,“我来教你一个时辰,叶姑姑最擅用的一套剑法,能学会多少,用多少。”
细雨眼睛顿时亮了,欢喜地答应,“多谢小侯爷,属下一定尽力。”
于是,宴轻出屋去教细雨,云落、望书、和风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也跟着一起去学了。
凌画在旁边看着,因为宴轻说了,这一日,都要与她寸步不离。
納蘭康成 小說
甘露Colorcolo
这一日,白天,宁叶一直没有动静,凌画这里也一直没有动静。但越是没有动静,越是安静,才越不对劲,所以,凌画更打起百倍精神。
宴轻倒是很放松,他陪在凌画身边,对她说:“有灾,却不是死劫,无非是有人要掠走你,或者是重伤你。有我在身边,我看谁能做到。”
凌画对他笑,“我相信哥哥。”
到了晚上,城门口传来攻城的擂鼓。
宴轻说了句“来了”,便摸摸凌画的头,站起身,“我会隐在暗处,不要怕。望书、和风陪着你。”
凌画点头,她自然不怕的,但还是喜欢他这样说。
宁叶一改前几日的攻城方式,不止碧云山全部高手出战,还有所有士兵,强攻猛攻,大有今日不攻下幽州城誓不罢休的态势,就连一直没出手的温行之,都出手了,站在阵前督战,宁叶倒是没出现,坐镇后方。
叶烟易容成宴轻的模样,立在城墙上,细雨易容成叶烟的模样,两个人秉持今日能不出手就不出手,让云落、端阳带着暗卫们抵抗,叶烟只偶尔在形势危险时救上一救。
城门口杀声震天,凌画每日观战的高阁却十分安静,望书、和风陪在凌画身侧,另有几名护卫守在高阁内外。
夜幕降临,凌画拿着千里镜不如白日能看得清城门口的战局,只看得到火光冲天,她倒是不紧张,望书和风经宴轻提醒,两个人都提着一百二十个心,时刻注意四周以及城门口的动静。
大约开战半个时辰后,总兵府内忽然刮起了一阵风,紧接着,一片浓雾攸地弥漫了整个高阁。
凌画眼睛紧紧一缩,这风这雾十分眼熟,她清楚地记得去年宴轻带着她翻幽州城墙时,便是洒了一把什么东西,趁着那东西瞬间起风起雾,过的幽州城墙。
望书和风瞬间拔剑,将凌画一左一右护住,几名被选拔的一等一的暗卫也瞬间将凌画围住保护起来。
只不过尽管他们动作快,还有人动作更快,几道金光闪过,带着无形的偌大杀气,瞬间两名暗卫中招,哪怕躲得快,依旧一人被刺中了肩膀,一人被刺中了手臂。
风过雾散,不过须臾,高阁内已布满了黑衣蒙面人,就如地狱里爬出来的一般,无声无息,将凌画团团围住。
望书和风面色一变。
凌画泰然自若,看着其中一名唯一没穿黑衣蒙面,穿着织锦绫罗,面相看起来盛气凌人的美貌妇人,虽然没见过,但已将她认了出来,“我当是谁要来杀我,原来是碧云山宁夫人。”
四 張 機
宁夫人看过凌画的画像,觉得是个少有的美人,如今亲眼见她真人,倒是难得地在心里赞了一声,美人在骨不在皮多的是,凌画却是少有的美人在骨又在皮,“不是来杀你,是来带你走,你最好乖乖跟我走,否则刀下无眼,阎王要收你,我只能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