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信息全知者 txt-第九百七十章 黃粱一夢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如果黄极向命运妥协,黄极就死了。
纵然活着,也只是另一个人。他让林立不要相信那样的自己,要如幻境中一样背弃他。
正所谓对事不对人。
不过林立没有正面回应,他看了看还在幻境中还在挣扎的众人,岔开话题道:“这幻境太可怕了,我到最后也没能识破,反而自杀了……是大哥把我救醒的吗?”
黄极说道:“祂正是让你们经历最为恐怖的事情,逼真到几乎不可能依靠物理手段识破。”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招就是真实的,因为你们真的扫描到相关的数据,可以理解为所有感官都被操控。”
“这其中,还包括记忆,你们所有人,都忘记了虚空恐惧已经抵达的事,记忆停留在我还在和你们说话的时候。”
遺失的美好
“当然,仅限于遗忘记忆,还不能随意篡改。”
與人外娘妻子的膩歪日常
林立恍然,原来是这样,这种幻境太厉害了。
一个人如果所有的感官,接收到的外界信息,都是别人给他的,那所谓的幻境对其而言,就是现实世界。
有点像完美拟真的虚拟实境,当然,这也绝不是虚拟实境那么简单。
虚拟实境是人失去身体,换成了数据体,那当然所见所闻都被人所掌控。
而大家都是超维者,都是π级灵魂,而且还身处现实世界,哪也没去,能就这么骗过他们的灵魂和身体,这技术简直可怕。
“另外,不是我把你救醒的,我连攻略都没给你,因为你一定会忘记,所以这是你靠自己醒过来的。”黄极又道。
林立奇怪道:“破除幻境,就是自杀这么简单?”
黄极解释道:“自杀真的会死,因为你们自己所有的行为,是真实行动了的,在幻境里降维,也就真的降维了,在幻境里自爆,也就真的自爆了。”
“不过你不一样,你在最后是主动死在了虚假的攻击中,而非真的自杀。”
“相当于把剧情走成死局,进行不下去了,所以也就醒来了。”
林立的确不是自杀的,或者说,不是自己杀死了自己。
在幻境里,一切操作都会真实发生,但是那个假黄极和他的攻击,都是假象,主动撞上去得到的剧情杀,当然也就不会真的死。
林立看向自己,现在的他,就是最后放弃神圣几何体,然后临时所寄宿的能量之躯。
他把神圣几何体给诗格慕的行为,倒是真实发生了。
“所以这招,就是骗人降维和自杀?”林立说道。
黄极笑道:“这就是虚空恐惧的清道技能……相当于免疫细胞。”
“卧槽……”林立不寒而栗,难怪象牙天打都不想打,这种古老的支配者确实太强了,八元以下,简直没有对战的资格。
黄极又道:“祂甚至都没有主动操控,不过是设计一个程序,根据你们的记忆自动生成,这所谓的幻象,就是你们自己骗自己。”
“而设定的结果,则是要引导你们从六维消失,所以不是降维就是自杀。”
“当然,这种事超维者们肯定不会做,生命和梦想对他们来说都至关重要,所以想要导向这种结局,剧情中肯定会有矛盾和异常的地方,但最终总能圆回来,实时打补丁。”
林立点头,他经历的就有这种感觉,诗格慕几次怀疑,假黄极都能解释,而林立前脚识破,假黄极后脚就说自己失去了能力,乃至还解释了能力来源,表示一个地球人怎么会这么强?这当然就是九维究极者的一场实验,继而让一切又变得顺理成章。
林立最后相信,也是因为对方打起了感情牌,让他已经无所谓真假了……全知者的悲哀是真实的。
“那要是无意间死掉了呢?我看诗格慕最后的战斗很激烈啊,她稍有失误,就会被干掉。”林立问道。
黄极笑道:“你忘了这幻境能遗忘记忆的?如果是失误撞死,那么整场幻象记忆会消失,然后重新开始。剧情会略有差别,漏洞会在前一轮的经验上变少。”
“不过你不同,你是一心求死,系统判定剧情怎么变,都没用,所以你醒了。”
林立楞道:“诶?如果一开始大哥就单独叫我回地球,找个理由说是保护低维,而不是说什么九维究极体,我肯定会照做啊。”
黄极摆手道:“不,这是内心恐惧场,属于编外科技,不是给人自由发挥的自然通用科技。”
“它的本质就是一定要根据你们内心最恐惧的世界来塑造,最终令人灵魂崩溃而死,至于降维和自杀什么的,只是虚空根据这个幻境里,你们做什么现实里也会做什么的功能,而设计的。”
“如果你们太过恐惧和痛苦,灵魂会从物理上崩解,这才是主要功能。”
林立惊道:“那我怎么没死?我在最后真的崩溃了……”
黄极一笑:“没错,你的确恐惧了,所以在你如野兽般嚎哭时,灵魂已经开始瓦解……可这需要时间,该幻境‘惊惧而亡’的效果,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瞬间完成的。”
“你才刚开始崩溃,就主动求死,恰恰就破了这幻境。”
“这种事,其他人是不会做的,哪怕已经恐惧至极,也应该挣扎一下,尤其是那些超维者,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直到彻底没了办法。”
“他们都是不愿向残酷现实妥协之辈,可你不是。你心中支柱一塌,就一定会主动且立刻地死在所谓的‘大哥’手里,而那大哥是假的……毕竟我没有进入幻境。”
“所以你如论如何,都会先死为敬,提前以假死打断了真死。”
林立明白了,说白了,他太菜……
菜得都不配死在那强大的,惊惧而亡的效果中。
该效果,可杀一切强者,只要相信了心中最恐惧的世界,哪怕再不想死、再不承认,灵魂也会自然而然地消亡。
结果林立呢?直接投了。
“原来大哥有办法不进入幻境,所以是故意让我们……”
黄极淡淡道:“这招对我无效,倒不是我的身体有多强,而是我的记忆……祂刚刚读取一点,就差点卡死了……”
“啊这……”林立懵了。
这幻境是虚空恐惧的开路技能,肯定不会用祂太多的算力,如果后台有个进程算力占比飙升,祂定会将其关掉。
黄极就是这样的烧卡进程,别说根据他的记忆制造幻境,恐怕都读不完,虚空恐惧就得崩溃而死。
“我知晓六维以下所有信息,六维以及六维以上也储存了不少,当然……信息储存在冥冥之中,不占用任何地方。”
“我的π级灵魂中,只记忆了一小部分,其中就有所有可能与不可能世界线的‘目录简介’。”
“你经历的九维究极者的设定,便是其中之一,这都是根据我的一点记忆而形成的。”
林立了然,九维的三尊顶点存在,是确实有的。
就连他也知之甚少,而幻境借假黄极之口,又说了很多情报。
他本以为是瞎扯,没想到这些情报是幻境读取了黄极一些记忆而来的。
蝙蝠俠超人v2
“都是真的吗?这里的超维模型是九维的游戏设定?”林立问道。
黄极大笑道:“究极体的确能做到这种事,但没有意义啊。”
“祂们根本不在乎低维,心中只剩下那最后一步。”
“只有抵达九维,才有资格当祂们的敌人。”
林立点点头,一旦实力差距过大,是没有什么未雨绸缪,除掉‘未来威胁’这种想法的。
因為會長大人是未婚夫2
就好像工业文明的人,不会派军队扫荡同属于人科动物的黑猩猩。表示‘黑猩猩与人类太过接近,未来会取代人类地球万灵之长地位,此心腹大患,不可不防’。
这不神经病吗?
九维和六维,差距比这大多了!相当于四维时空的超维者大能,去提防一维的弦……
真是脑子缺根弦才会有这种想法。

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过滤器,六维已经卡住无数人了,卡到大家都不知道上面还有超维者……
要想值得九维针对,先走到九维再说吧。
同理,黄极的能力也绝不是什么九维强者的实验,其想必另有源头。
回想起来,黄极连太一都不屑,何况九维?
林立扫视大家,发现很多人的灵魂已经在瓦解了,连忙道:“大家都沉浸在幻象的恐惧中,要救吗?”
黄极飒然一笑道:“唯大恐怖,可见真我。他们一个个曾经都是开辟时代的伟人,承载全族的英雄,并非一开始就如此,乃是被逼成这样。”
“正如阿古佐所说,对梦想的执着和欲求,最终会侵蚀一切。不过他不懂,时代是个圈,因时制宜的变化是对的,但阳极要生阴,亢龙要有悔。”
“如今时代之轮要转回去,我不能一概地接收他们,亦不能一概地否定。”
“一线生机我早已给了他们,只要他们在恐惧中,洗尽铅华,认清初心。那么在灵魂彻底崩溃的最后关头,小虚会放他们出来。”
林立大惊,小虚?他仔细再看头顶的黑洞集合体,发现那不止一个虚空,而是两个!
小虚正在融合虚空恐惧,几乎已经完成了,以至于他刚才看差了。
“你们……早……早就打完了?”林立呢喃道。
虚空相互融合是很慢的,毕竟一个个体量巨大,不是一刹那就可以完成的事。
之前吞噬水瓶,也花了二十天。
如今小虚都融合得差不多了,说明现实已经过去了很久。
以小虚的实力,定然需要黄极的帮助,而且虚空恐惧已经到了,黄极又没进入幻境,两者必有一战。
毫无疑问,虚空恐惧败了。
“不止是祂,你看那边,还有好多等着小虚融合呢。”黄极指向远方。
林立连邪神体都没了,现在只是普通的六维高能体,相当于最弱超维者。
刚才只是用正常技术扫描,看不到远方。
此刻连忙使用超距的神识力扫描,这才发现,方圆两千光年内,漂浮着上万虚空!
有的七元,有的八元!祂们的状态都不好,且被金色的线条捕获,一个个蜷缩着,状若金桔。
远方还有更多的虚空赶来,浩浩荡荡,但是显然已经赶到的,都被黄极干趴下了。
“嘶!”林立心中震撼。
无数所谓古老支配者,排着队等着小虚融合,这场面蔚为壮观。
好家伙,黄极在战场中心一夫当关,已经横扫了陆续抵达的上万名虚空。
黄极都解决了这么多,小虚还在融合第一个,太慢了!
结果他们一帮人更慢!还搁这第一只虚空的被动效果里做梦呢!
什么深空动乱,笑死,根本就是排队下饭!
秩序基本力,配合黄极的知识,天克这些邪神。
不成就π级,以权限相抗,根本没有赢黄极的机会。
林立感慨万千,这一战,无数的古老邪神杀往这里,黄极以逸待劳,既可以见证无数隐藏的虚空,成就维度之主。
又可以在过程中,扫清寰宇,改变这黑暗残杀的世界,成万世之师,开辟全新的时代。
顺带手还一统虚空,培养究极而有人性的小虚。
虚空要清洗,星空侧也一样。众人有救,不是光被黄极救,终究还是要自救。
黄极借此之手,筛选星空,让超维者们于浑浊黑暗现实所侵染的无情中,清醒。
醒过来,如钟离渡纯阳之黄粱一梦,未来一片光明。醒不过来,就一直睡着吧。
而他林立,竟是第一个醒来,乃是直接破了虚空恐惧的原版幻境。
说得难听一点,他的下限就是个凡人,一旦心态崩了,直接就往假黄极手里送,简直都不配‘灵魂瓦解’这么复杂的死法。
不过说得高大上一点,林立不用回归初心,他就从未变过。
也许黄极只是想让林立更理解自己。
如此一桩桩一件件,林立才意识到黄极同时在做这么多事。
这根本不是战争,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少。
黄极如贯穿古今的大势,立于中心,搅动八方。
亦或者像棋盘,所有人都在他的承载中,而他看着这盘棋,在想棋盘的彼岸,谁在执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