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線上看-第668章 塵埃落定 (求訂閱、月票)看書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江都城南,有两座城门。
霸情总裁,请认真点! 小说
鶴鳴之時
一名扶风门,二名横水门。
此时二门皆被某种暴力所破。
身着黑色军甲的楚军如黑潮般,从两座城门中汹涌而入,源源不绝,无穷无尽一般。
其中间杂着不少江都的白甲城卫。
江都城守军以城卫、荡寇二军为主。
但荡寇军主力皆不在城中,城卫军反,留守江都的荡寇军根本抵挡不了如此汹涌的军势冲击。
从高处看,黑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入城中。
待扶风、横水二门皆被黑潮占据,楚军阵中,有一群人纵马驰入了城门中。
其中有一黑袍罩体,看不清面貌体型之人,如众星拱月一搬,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半遮蔽一片天幕的剑光。
发出赞叹之语:“想不到仅数月未见,此人竟已有如此修为。”
黑袍人身边,除了十数个披甲戴盔的武将,还有几个修士。
其中一人道:
“阴先生,听闻此人在南州之时,就与楚王殿下作对,坏了殿下大事,如今又敢挡我王师,屠我王师军士,罪该万死,为何不让我等前去将其诛除?”
“呵呵……”
黑袍人莫名一笑:“此番突袭阳州,攻占江都乃是首要,其余的不足为虑,只要他不阻碍我等,不必理会。”
“再说……呵呵,恐怕你们也未必是他对手。”
“哼,阴先生也未免太小瞧我等。”
那人露出不服之色,其他人也面露不虞。
黑袍人呵呵一笑,并未理会。
洞庭湖上空。
江舟早就注意到这群人。
他远远便看到那个黑袍罩体之人。
尋死的魔女與想殺掉她的店主
分明就是当初他离开南州时,半道截杀他的那个太阴神魔,也就是楚王身边唤作“阴先生”的人。
那时候分明已经死在他手上,太阴奇门阵,也是诛杀此人而得。
此时竟又好端端地出现在这里。
看来,果然如他猜测的一般,这人十有八九只是七绝宫主的一具化身。
本来见了此人,有些蠢蠢欲动,再杀“他”一次。
虽然是一具化身,但江舟不信这化身来得容易。
不过此时却不是时候。
以江舟估计,无论是楚王,还是这“阴先生”,恐怕都不会将他置之不顾,很快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事情也如江舟所料的一般发展。
楚军之精锐,出乎意料。
杀入城中的楚军,敢违抗军令,劫掠侵害百姓的,只在少数。
被江舟以冰魄寒光剑犁了一遍,兼之领军之人看出他的目,似乎也不想太过得罪他,加强了对军士的约束,此类情况便少有出现。
江舟杀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日出之时,再没看此类事情发生。
纪玄等人已经都回到江宅,便命狐鬼打开太阴大阵,不许人进出。
扫了一眼那“阴先生”所在之地,便落入肃靖司中。
肃靖司的情况与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
城中各处衙门都已经陷入混乱,唯有肃靖司仍坚守在衙中。
此时在江都城中,竟是一处难得的静地。
楚军似乎也知道肃靖司非是一般所在,若出了问题,可就是敌我皆伤,并未来犯。
梅清臣与司中校尉,带领着一众巡妖卫紧张地守在衙门后,见江舟落下,俱是一惊。
待看清之后,才纷纷大喜,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
梅清臣赶忙上前:“江大人,城中情况如何?”
肃靖司战力不弱,但他却不敢让人出去迎战楚军,甚至不敢派人出去探听,只坚守在此处。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肃靖司有多重要。
不客气地说,哪怕江都城毁了,只要肃靖司安危无恙,那都不是事。
可若反过来,那时就不是一座江都城的事了。
江舟微微沉默,才道:“江都……怕是守不住了。”
“这……”
“该死!史弥悲该死!”
“畜生!畜生!”
梅清臣没有怀疑江舟的话,只一个劲地怒骂史弥悲。
堂堂太守,竟然引狼入室!
若非如此,那楚逆再是厉害,也断无可能攻下江都这等雄城!
梅清臣骂了一阵,突然抬头,目光炯炯地盯着江舟:“江大人,不知你可否能……”
江舟一听便知其意,抬手打断道:“梅大人,不是我不愿出力,你觉得楚王会不知道江都城中卧虎藏龙?”
“当初攻伐吴郡,都有一位白骨老佛,如今他会毫无准备?”
梅清臣语滞,嘴唇动了几下,终究是没能说出什么来,眼中光芒黯淡,重重地叹了一声。
“江大人,既然如此,本官也不为难你了,本官方寸已失,还请你拿个主意吧。”
江舟道:“肃靖司非一般所在,楚王纵然攻下江都,也不敢轻动,而且需要梅大人你安定司中,定然不会对你如何,”
“我知大人忠义,不过,为了保肃靖不失,还请梅大人暂且忍耐,坐镇司中,城中之事,不必去理会。”
梅清臣气息粗重,但也知江舟所言才是正理,只好强忍着一股冲动:“唉,也只好如此了。”
劝说梅清臣后,江舟又在司中守了两天一夜,见肃靖司安稳无恙,便暂时离开,回到江宅中。
这两日,城中的刀兵战火,已经停熄了不少。
虽仍有多处交战,却也是小部分的混乱。
似乎大局已定。
江舟才命纪玄想法,派人出去打探消息。
一连几日,哪怕楚军极力约束,江都城中,难免仍有不少百姓遭了兵灾之祸。
但其中的高门大户,却是无一例外,分毫未损。
此时的江宅,也在“高门大户”之列。
直至这一日,江都城归属似乎已经尘埃落定。
楚军也比江舟预料的来得早。
一大早,便有人敲响了江宅大门。
江舟此时正在双树之下闲坐,静阅经书。
無法實現的魔女之願
全然不似置身战乱之人。
纪玄得了他示意,前去打开大门。
一个武将带着一队军兵,立在门前。
一见门开,便略过了纪玄,看到了院中的江舟,说道:“阴先生有请江大人当面一见,还请江大人随本将走一趟吧。”
江舟手捧经书,头也未抬。
那武将深吸了一口,面色稍冷,提高声音道:“江大人!请随本将走一趟吧!”
得到的仍是江舟的不理不睬,直到他难抑怒气,想要不顾来时“阴先生”的交代,动手强“请”时,江舟才慢悠悠开口:
“想见我?”
“让他亲自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