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苟仙》-第二十二章岳飛爲帥,孔宣爲將閲讀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太子长琴,竟然是他。”
敖丙若有所思,这个名声颇为耳熟,自家师尊去赴一次蟠桃会后曾经提及过这位仙人。
据说是因为某一件事情触怒了时任天帝的青帝伏羲陛下,导致太子长琴与其友人遭遇劫难,本来人家后台不一般,父神乃是祝融,凭借这一身份太子长琴可以幸免于难,但是为了搭救龙族友人,太子长琴将机会推辞了,让给了黑龙友人,使得黑龙悭臾被轩辕神族的赤水女子献搭救,避免剐龙台上走一遭。
事后太子长琴被困轮回之中,苦苦不能解脱,一直到洞阴老师施以援手,利用地府的关系修改了生死簿,方才结束磨难。
广元子微微一笑道:“看起来国主认识这位太子长琴殿下。”
敖丙颔首示意,神色肃穆道:“此乃祝融之子,我昔日有所听闻。”
“祝融之子?”广元子突然眯起眼睛,认真问道:“国主认为,这是巧合,还是……”
敖丙淡然一笑,说出了昔日老师常说的一句话,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如果说凡人,仙人还有巧合可言,到了大罗这一阶段,哪里什么巧合,一切的一切都是多次博弈的结果。
看起不起眼的细节,一次次累加,最终量变引起质变,掀翻了棋盘。
所以,没有巧合,一切都是天命。
敖丙立国这么多年不是白过的,再加上这次闭关老师洛风提前泄露天机,通知考试答案,已然胸有成竹,神色平静道:“这么多年走来,这洪荒格局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天无二日,政无二出。”
“我们这天帝嫡传秦国早已经妖神的眼中钉,肉中刺,往日碍于名声不好跟咱们计较,一旦我集合先天真水研发出适合时代的功法,十金乌顷刻便至。“
“我大秦势必要联巫抗妖,不可怠慢,国师随我一同去迎接吧。”
广元子眼瞳闪烁一丝惊讶,随即欣慰地点点头:“看来这一次国主闭关,收获颇多啊。”
敖丙谦虚拱手,商业互吹道:“都是国师教的好啊,本王受益匪浅。”
“哪里,哪里,还是国主天资聪慧。”广元子呵呵一笑,自虚空划开一条道路,金光直至云层中宫殿。
“国主请。”
百业待兴,筚路蓝缕,秦国草创一切都朴实无华,说是宫殿实际上就是纯粹石质的大房子,上书接引殿四字。
敖丙救世已有百年,一切自有章法流程,无论是龙舟救上来的生灵,还是畏惧大洪水主动来投靠的
敖丙踏入其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一个风华绝代的身影映入眼帘。
其贵为祝融之子,风姿绰约,戴金色垂翼冠,身着月白凤纹鎏金长袍,虽然一路行来遭遇种种磨难,散发披肩,沾染猩红污秽。依旧不减天人之态。
“可是太一嫡系,大秦国主当面。”
太子长琴温雅一笑,拱手见礼。
他同样一眼认出了敖丙,来者蓝发批肩,身材高挑,多年的国主生涯让俊美脸庞凭空多出了几分威严,黑眸锐利深邃,如若电闪,让凡人不敢直视。
黑色王服之上绘制龙章神纹,肃穆中吐露尊贵雍容,如此姿态,龙舟之上仅有一人。
双目对视,龙章凤姿,无风而自带气场,让喧哗的接引殿为之一静。
于寂静之中起风雷,敖丙顿时大笑一声,金相玉质,虎步龙行,迈过石料阶梯,一把就拉着太子长琴纤细如玉的手臂,神色亲切,言语诚恳道
“长琴贤弟,何必多礼,你我乃是亲切的世兄弟啊。”
“我昔日侍奉老师之时,常常听他老人家提起过你,说你是天人之姿,重情重义,为救兄弟不惜深陷轮回之中,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来来来,不要客气,来了秦国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
广元子神色诡异注视这一幕,一个是黑帝后裔,一个是祝融之子,就算事先知晓会出现这一幕,可是真正看到了,依旧不能不感慨一声。
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活得久了总能看见一些名场面。
太子长琴是祝融之子,最初的时候可能天真无邪,但是历经轮回之后,总有一些城府心机,称得上外柔内刚。平日里的人设是温文儒雅、淡定睿智,谈吐有谦谦君子之风,无论何人与之相处令人如沐春风。
曾几何时见过敖丙这般厚颜无耻,手段粗暴,稀里糊涂就被扯出接引殿,来到王宫之中。
王宫朴素,简单分作内外二殿,内殿是敖丙寝宫道场,自然不会拉着太子长琴进入其中,就算想要龙凤呈祥也得派个凤凰,朱雀妹子过来。
敖丙拉着太子长琴来到是外宫,外宫是平日秦国高层开小会的地方,核心的文武大臣都在其中。
外宫不小,往来侍者搬运文书材料,宫内有十余席位,每一个席位上都有文官武将。
“来来来,贤弟,我给你介绍介绍诸位大臣。”敖丙意味深长道:“他们都是跟你一样是在洪水中遇难,被我搭救上来,加入秦国的。”
一劍獨尊
太子长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反驳也不知道反驳什么,只能跟着敖丙的节奏行事。
“这位是徐福方士。”敖丙指着一位掐算丹方的黑色胡须道人笑道:“现在掌管全国丹器阵法一应后勤工作。”
徐福闻言露出一个笑容,拱了拱手:“拜见王上,太子安好。”
太子长琴直愣愣地点头,然后又被敖丙拉去下一个席位,指着一位身披盔甲的将军笑道:“这位钟离昧将军,五十年前自己来的,现在负责禁军首领。”
钟离昧将军面相威武,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旁边放着一副拐杖,看起来是个瘸子。
婿 小說
见到敖丙和太子长琴来了,钟离昧毫不在意,只是抬头笑了笑,然后继续干活去了。
一连见了十几位大臣,太子长琴也逐渐明白敖丙的意思,拂去拉着自己的手,神色一正:“长琴以为,王上可拜我为军师,都督中外军事。”
一直占据主导地位的敖丙,此刻却是愣住了,军师?这么重要位置,太子长琴有这本事?
原本正在处理事务的十几位文武大臣纷纷看来,眼光中充满鄙夷。
军师!就你?
“请细说。”敖丙神色端正问道
太子长琴微微一笑:“在下不才,只有几分谋略,可家中却有两位兄长。”
“二兄,羽翼黄金,鹏程万里,姓岳,名飞,可为中军元帅。”
“大兄,五色神光,圣下第一,姓孔,名宣,可为先锋大将。”
原本目光鄙夷的文官武将纷纷低下头,二哥岳飞?!大哥孔宣?!
那没事了,军师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