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第兩百八十九章 持正用別途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明觉世道之中,常松这些时日来越发得裘少郎的器重了,因为在丹丸和功法的相助之下,他的功行提升非常大,明显超出了同侪一大截。
哪怕是仆役下人,那带出去也是功行更高的更长脸面。所以裘少郎去到天夏使殿,都是会带上他。而越是带他前往,他获取丹丸的次数也就是越多,道行增长自然进境更快了。
也不是没人怀疑他怎么突然间修行便如此之快了,可问题他一举一动都在诸人眼皮子底下,从来没有单独行动的,所以这也只能归功于他的天资。
再说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底层修道人,得不到上面太多重视。在裘少郎眼里,他也就是从没有的可随时可替换的仆役,变成了一个稍微有用一点,替代要转个念头的仆役,总之还是一个消耗品,什么时候上面不满意了可以换掉或扔掉。。
这日常松再度被裘少郎带到了天夏使阁,在被打发到偏殿后,他十分熟络的把心神沉浸入那雪芝之中。
不一会儿,有一个宏大身影浮现出来,他恭敬道:“先生。”又道:“晚辈这次又是种了有十五人。”
那声音道:“你想换什么?”
常松道:“晚辈下一步便蕴养出元神照影,需要宁心丹、凝神散,还有洗身膏。”
那声音道:“你的兑数倒是足够了,还有富裕不少,还要换什么东西么?”
常松摇了摇头,道:“不再换了。”他露出期冀之色,道:“晚辈要留着更多兑数,好有朝一日能去往天夏,这也是前辈之前曾许诺的。”
在通过雪芝不仅仅是学到了功法,还得知了一些天夏的事,对天夏已然充满了向往。
他现在已是有了目标,就是等到功行成就,就通过驻使殿想办法去往天夏,这位前辈也是答应会尽力相助的。虽然他不知道怎么做到此事,但是他愿意相信。
那声音道:“我的确承诺过此事,既然你说起,那我也可告知于你,你们之中已是有人到达了这个兑换之数,可以去往天夏了,此人,你也是认识的。”
常松一怔,忽然激动而急切的问道:“前辈,此人是谁?!”
那声音只道:“你到时候自然会知晓。”
常松有些不可思议,道:“他是怎么凑够兑数的?”
那声音道:“那是因为他拿到的兑数没有用来交换任何功法丹丸,就是为了能去往天夏。”
“这……”
常松忽然有些佩服这一位了,因为谁拿到这等东西都是急切增加自身实力,而不会去考虑这些,因为活下来才是最重要,以后的事,那时候他们根本无暇去想。
本来他也是奇怪,照理说得了雪芝当不止一个,可身边除了自己,没有什么人功行突飞猛进,原来是用在这上面了。一时心情不禁有些复杂,不知是羡慕还是懊恼。
此时驻使大殿之内,一众世道弟子观完盛剧,又在品味从天夏云送来的新鲜珍奇。
裘少郎倚在榻上,对着坐在对面的常旸道:“常玄尊,我便是喜欢你们这的享娱之物……”他拎起一壶酒,“譬如这天夏仙酿,醇厚香浓,回味无穷,最是得我辈喜欢。在我元夏虽也有,不过酸涩无味,好似喝了几口干醋,很是无趣。”
又指了指外间,“还有这盛剧更是有意思,每每看得我辈心潮彭拜,不能自已。”
盛剧之前,实际上还有舞乐二字,这里面也自有门道,寻常人也只是看个热闹,知道此剧盛大华美,而他来了几次,却是看出了门道,懂得如何欣赏,与其余世道弟子一番交流后,也是得了不少人的追捧。
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法仪推动上来的,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早就不追求什么更高境界,人生之路也早早走到了尽头,剩下除了声色娱享还能干什么呢?
对于他们这些行为,那些世道宗子不但不阻挠,反而很鼓励他们这么做。因为少了他们就少了许多暗中存在的竞逐对手,同时自身还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何乐而不为呢?
常旸笑了笑,道:“裘少郎喜欢便好。”他又道:“说来常某也是看上了少郎身边一些东西,若问少郎讨要,不知少郎可愿割爱?”
裘少郎毫不在意道:“可以啊,我这里有什么,常道友尽管拿去就是。”
常旸道:“我见得少郎身边有几个机灵听话的仆役弟子,正好我这里也缺人手,不若让给我如何?”
裘少郎大笑一声,道:“我当是什么,原来只是几个仆役,你要问我世道中的上乘宝物,我还真不太好拿出来,这些个仆役全拿去好了。若是不够,回头我再送你一批。”
虽然对于常旸的要求有些奇怪,不过这没什么,只是问他要人手罢了,而不是向他这里安插人手,之前元夏与天夏的定约,不知送了多少人去,这里就算有什么目的,他也懒得多问。
常旸失笑道:“我何这许多人,既然少郎愿意割爱,常某也不会让少郎你吃亏。两只狻狮,少郎稍候便带了回去吧。”
“哦?果真?”
裘少郎一下双目发亮,猛地坐起身来,道:“好好,若是下回常道友要是真要上乘法器,也不是不可以。”
这两头狻狮通体雪白,不过只有小犬那么大,但是活泼好动,机灵勇猛,当初一看就喜欢上了,关键还是少见的妖类。
元夏灵禽倒是有一些,可是妖类早就灭绝干净了。便是征伐万世,对于异类下手也是毫不留情,这也是为了杜绝变数。除了一些确实有本事的大妖,也都是当兵器摆放在那里,可从来没有充当玩物的。
这要是带在身边,绝然能给自己挣来不少脸面,便是转赠他人也是拿得出来的。
常旸笑了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这狻狮可是毕明道人亲自豢养,就用用来打动这些世道子弟的,现在果然起到了作用。
裘少郎此刻也是心痒难耐,立刻唤来一名仆役交代了事机,自己则是迫不及待去看那两头狻狮了,其余弟子也是看热闹一般跟着去了。
站在常旸身边的一名天夏修士传声道:“常玄尊,没想到此事如此容易?”
常旸笑道:“只是投中喜好罢了。凡人向往声色犬马,他们虽然修道人,可早就放弃修道了,喜欢一些玩娱之物也没什么。
世上多少人对于喜爱之事物,都是拿的起,放不下的,而这些人你别看现在沉溺其中,可是要他们放弃的话,却是说放弃便能放弃的,此辈拿得起,也放得下,所以他们可以尽情享乐。我们可不能被他们表明所惑,暗地里也需警醒才是。”
隨身 空間 之 嫡 女神 醫
那修士恭声道:“玄尊说得是。”
这时他见到对面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小童的身型,带着遮帽,外某只露出一截下巴。
他赶忙一礼,道:“白前辈。”
白果点点道:“我找常玄尊。”
那修士虽然不知道白果的具体身份,可是这位毫无疑问也有着玄尊的层次,现在来找常旸,两人一定有事相商,所以一礼之后,便识趣退下了。
白果看向常旸,道:“多谢常玄尊了。”
常旸知道他的说得是配合行事这件事,他脸容一正,大义凛然道:“都是为天夏,谈什么谢不谢的!”
白果道:“下来可能还有事需要常玄尊出力配合。”
常旸笑了笑,道:“无妨,常某只要还在这一日,那就会全力配合道友行事。”
天夏内层,东庭某处荒弃小镇之中,不知何时,这里又矗立起了一座高大庐棚。
邹正自那从那处界域出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曾经居住过不少时候的地方,尽管这里早已是一片荒地了,但他觉得却很合自己心意。
这倒不是为了隐世,现在也不需要融入世中来遮掩身份了,而是他身具上层力量,还要做一些神异技艺的尝试,波及凡俗之人便不好了,这个地方正是合适。
张御那一缕气意自出来并未离开,也是一直在此,父子二人相互讨论各种神异学问和道法,彼此都是大有收获。
这一日,张御忽然向邹正问起了纯灵之物,请教他是否知晓。
邹正道:“纯灵之物么?”他露出回忆之色,道:“你说起此事,我倒是有些印象了。”
身为过去之长者,他是知晓许多事的,但是没有恢复长者的力量,许多记忆就没办法获的,唯有触及到了,才会记了起来。
他道:“小郎,你稍等。”
他转到内室,取了三根长香出来,插在了一只青铜香炉之中。
他知晓自己的记忆中蕴藏着无数知识和隐秘,但是如何取拿是一个问题,特别是超出自身的力量层次知识,故是长久以来他通过摸索总结,也是弄出了一套办法。
月下銷魂 小說
其中最有效的,通过天夏的焚香通神之术,让自身陷入某种幻境之中,沟通那过去之我。
张御听了他的解释之后,思索了一下,道:“若得通,便则有,要是照这般来说了,义父会不会有另一个‘我’在上层,”
邹正推了下黑框眼镜,道:“这也是不无可能的。”
张御对这方面倒是很感兴趣,因为圣者族类的长者无疑也是攀升到了上层境界的,光以修道之法来说,现在能成上境的正路几乎没有,他自身认为要寻齐大道之印才有一线机会。
可是圣者族类能至此境,那许也就是有其他道路的。
邹正这个时候将长香点燃,退后了几步,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提笔而起,并在案上书写了起来。
张御看着眼前的邹正,心中却是感受了一丝陌生之感,自己这位义父在沉浸入香火中的那一刻,好似于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