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九星之主-952 戟途相伴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荣氏父子几经周转,终于还是返回了自己的国度,回到了华夏心脏-帝都城。
随着飞机降落,在跑道上缓缓滑行,透过小窗口,荣陶陶也看到了前来接机的南诚。
一眼望去,荣陶陶的心重重一颤。
而在逃避心思作祟之下,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一会儿,随着飞机缓缓停稳,荣陶陶开口:“爸。”
荣远山望了过来:“怎么了?”
荣陶陶:“我在南极洲训练营留下的几枚精神印记,我现在依旧能感受到。”
荣远山:???
荣远山反应了好一会儿,面色一阵阵的变幻:“你是说,你可以从华夏帝都城,瞬息移动到南极洲?”
荣陶陶沉默片刻,道:“我不清楚,但我能感受到我留在那里的精神印记,而且很清晰。”
荣远山当即开口:“你在这里也留下精神印记,然后试一试?”
“嗯…好。”荣陶陶扭头看向了窗外的机场跑道,脑海中的精神力一阵翻涌。
随后,荣远山只看到荣陶陶的身影一闪一闪的,宛若一台信号接收很不好的老旧电视机,。
唰!
荣远山心中骇然,眼前的荣陶陶真的消失了!
绝天武帝 苍天霸主
和短距离瞬移比较起来,荣陶陶的施法前摇有点长,但是他真的闪烁消失了!
“呼……”
寒风呼啸,雪雾弥漫。
荣陶陶左右看了看,肉眼却是看不到任何。
今日的南极洲训练营周遭,天气条件异常恶劣,没有太阳,只有无尽的霜雪与寒风。
与此同时,帝都城星烛军基地。
南诚仰头看着开启的机舱门,久久没能等到荣家人走下来,她开口道:“南溪,去看看淘淘。”
“是。”叶南溪立刻回应,大步迈前。
身后又传来了南诚的声音:“如果淘淘不愿意见我,也不用对我隐瞒,我离开就是。”
“是!”叶南溪下意识的停下脚步,转过身,规规矩矩的对着南诚作出回应。
在星烛军中,她首先是士兵,其次才是南诚的女儿。
然而如此动作过后,叶南溪却是愣在了当场。
南诚贵为魂将,感官当然极其敏锐,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身侧有人,她猛地转头望去,却也心中一惊!
荣陶陶?
他什么时候下飞机,走来到我身边的?
九瓣莲花·隐莲?
南诚的思路完全错了,因为荣陶陶不是开着隐莲走过来的,而是从遥远的南极洲闪烁回来的。
“南姨。”荣陶陶面色有些不自然,晃了晃脑袋,天然卷儿上沾染着自南极洲的霜雪。
听到这样的称呼,南诚心中一喜,但该有的态度却是不缺:“淘气。”
薛定諤的貓(燈環)
军事重地,跟阿姨开这种玩笑?
身体的自然反应之下,我要是一脚踹过去,你可怎么办?
身为长官,南诚的态度不缺,身为阿姨,南诚的态度更不缺。
她迈步上前,伸手拍着荣陶陶的雪花狼皮大衣,帮他清理着霜雪。
那前所未有的温柔模样,看得叶南溪人都傻了,心里嫉妒的要命!
凭啥在我这里,你就得是星烛军长官。
而在荣陶陶这里,你就成了和善阿姨?
“你很勇敢,淘淘,也很坚强。”南诚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轻声鼓励着。
因为…随着她的手落在荣陶陶身上,他的身体无法自已、像是条件反射似的,在她的手下瑟瑟颤抖了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荣陶陶没有逃跑,也没有进攻。
他就这样戳在原地,竭力克服着心中的恐惧,任由南诚帮他清理着身上的霜雪。
飞机舱门处终于露出了荣远山的身影,眼看着儿子一身的霜雪,荣远山不由得心中一喜,同样也有些不可置信!
真的成了?
只要提前点开了地图,留下了精神印记,荣陶陶真的能做到全球瞬移?
他快步走下军机,一边跟问好的叶南溪打了个招呼,一边急忙询问道:“成功了?”
荣陶陶轻轻点头。
南诚心中好奇,询问道:“你们在实验什么?”
对自家阿姨,荣陶陶倒是没什么隐瞒的,他小声道:“虚空魂技的能力极限,我是刚从南极洲瞬移回来的。”
南诚眼眸微微睁大,探向他衣领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荣陶陶败了。
他败给了自己的意志,也败给了身体的自然反应。
南诚稍稍提起了一点气势,那熟悉的气息立刻让荣陶陶想起了痛苦的记忆、回忆起了那没有尽头的炼狱。
荣陶陶退缩了。
而实力超强的他,躲闪的距离似乎有点远,他的身影一闪即逝,又站在了一片茫茫霜雪之中。
在南极洲大陆的冰原上伫立了好一会儿,荣陶陶面色难堪,重重的叹了口气:“哎……”
如此懦夫之举,简直遭人耻笑!
他感觉自己就是动物园中,于驯兽师鞭子下成长起来的小象。
无论未来成长到如何庞大、身强体壮,年幼时浓重的心理阴影依旧暗暗作祟,他依旧不敢撞碎围栏,踩死驯兽师。
星烛军机场中,荣远山看着面色愧疚的南诚,急忙开口道:“别退开,南诚,也不要表现出来自责,淘淘会……”
话未说完,荣远山便停了下来。
满身霜雪的荣陶陶,再次闪烁了回来,方位精准的可怕,依旧站在南诚的面前。
这方位也不得不精准,因为精神印记就留在这里,荣陶陶是没有能力胡乱闪烁的。
南诚听懂了荣远山的意思,也了解的这位父亲的苦心,她当然乐得配合。
南诚不避不退,脸上更无歉意,那手掌继续落下,打理着荣陶陶身上再次沾满的霜雪:“看来,南极洲的风雪很大。”
荣陶陶的情绪有些低落:“嗯。”
南诚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忍住了询问荣陶陶虚空魂法的事情,继续道:“你之前联系我们,关于寻找梅鸿玉老校长、王天竹教授,我们已经放出了消息。
华夏魂武频道黄金时段的新闻里,也已经播报了相关的寻人启事。
无论是二老亲自看到,还是社会各界人士看到,都会第一时间给我们讯息的。
你知道的,星烛军、雪燃军这些魂武部队在民间享誉盛名,民众们都非常愿意配合。”
“好的,谢谢南姨。”
南诚:“跟我进旋涡吧,把寄存在南溪身体里的残星之躯收一下。刻苦修行了这么久,我能预感到,你的晋级是必然的。”
天音同學欲求不滿
“是。”
南诚虽然尚不知晓一些讯息,但从荣陶陶不隐瞒的情况来看,南诚早晚会知道的。
毕竟她是拥有至宝的人,荣陶陶也并不否认,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为了九片星辰,也许会求到南诚这里。
其实在帝都城内,是有人明确知晓荣陶陶的讯息的:三军统帅。
无论是九星之心,还是徐风华离去,荣陶陶都已经统统上报给雪燃军·何司领了。那么最高指挥官应该也知晓。
有些信息是瞒不住的,关于荣陶陶在南极洲训练营大肆施展瞬移的举动,训练营将士们级别不够,按捺下心思不问,荣陶陶也可以摆谱不答。
但是这样的消息必然会层层上报,毕竟大家都是华夏士兵。所以荣陶陶这边自然也是早早上报,阐述了魂法融合这件骇人听闻的情报。
而从荣远山在帝都城这边当保镖时,被上级强硬命令,让二尾去给远在北方的孩子当启蒙教师这一情况来看……
神明·二尾显然是跟华夏高层有接触的,高层也必然知晓一些讯息。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荣陶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
华夏魂武频道的黄金时段新闻,播报梅竹二人的寻人启事,这力度可是不小!
这不再是松魂诸位教师、莘莘学子,以及女儿梅紫、女婿夏方然私下里寻找的问题了,而是上升到了一个国度的层面。
华夏,需要梅鸿玉和王天竹出现!
一辈子为了魂武事业鞠躬尽瘁的老教师,一旦接到国家传递的讯号,只要没有不可抗力因素,他们一定会出来的。
“走吧。”南诚稍稍扬头,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远处等候的直升机。
不知从何时起,她的语气也不再刻意的温柔,而是恢复如常,变回了位高权重的魂将。
这样的态度反而让荣陶陶心里好受了些,听从着命令,走向了直升机。
看着孩子的背影,荣远山心中暗暗点头,隐蔽的对着南诚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呵。”南诚笑着摇了摇头,也对着叶南溪使了个眼神。
其实南诚很想说,荣陶陶的表现已经很好了。
起码这孩子没有避而不见,或是用那颤抖的手举起屠刀。
要知道,所有经由南诚手下改造过后的士兵,受苦受难的程度远远没有荣陶陶那般等级,尽管如此,那些人依旧不敢面对她。
下意识的抗拒、眼神躲避,甚至不顾颜面落荒而逃,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她拥有淬星的日子足够久,改造的人也足够多,在被她施以极刑的魂武者群体中,荣陶陶已经算是拔尖的那一批了。
荣陶陶唯一比不过的人,便是帝都城的另外一位魂将:朱星。
那个男人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敢直面南诚且内心再无波动的人。
当然了,如此粗暴的评断对荣陶陶也不公平,因为双方的经历完全不同。
朱星在南诚的手下是被凌迟处死的、最多不过三千六百刀,而荣陶陶却是被一点点的碾碎了全身。
其折磨的手段和苦痛等级,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这边的叶南溪接收到了母亲大人的眼神,当即心领神会,快步追上了荣陶陶的身影。
南诚与荣远山落在孩子们身后,她小声询问道:“徐姐呢?”
看得出来,熔岩旋涡的生死之旅,让两个家庭的联系更加紧密了。
从称呼上就能看出来,毕竟徐魂将的称呼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改的。
“哎……”荣远山深深的叹了口气。
大明的工业革命 小说
父子连心,从荣陶陶不避讳向南诚解释瞬移这一情况,他隐隐能察觉出来荣陶陶的想法,只是不算很确定。
荣远山沉吟片刻,还是开口道:“让淘淘跟你说吧。”
南诚:“嗯……”
荣远山:“对了,帮我多看看他的眼睛,要直视的那种。”
罕见的是,南诚心中一软。
毕竟她才是那个刽子手、是亲历者,而荣远山只是个局外人,可以随便说风凉话的那种。
南诚迟疑片刻,提出了异议:“慢慢来吧,别一下子逼迫的太紧。”
“不,这对他的成长有益。”荣远山干脆利落,“风华说过,虽然淘淘才是个上魂校,但很可能已经在面对大魂校的难题。”
“哦?”南诚心中惊愕,虽然心中不太能理解,但是她很愿意相信徐风华的判断,“已经到了磨炼心境的这一步了?”
荣远山却是笑了,转头看向了南诚:“也许是吧,虽然我有人提点,理论方面一清二楚,但我可不是魂将,也才进入大魂校巅峰没多久。
我没有切身体验过,也不知道你们这群魂将都经历了什么。”
南诚看向了荣陶陶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淘淘说过从什么信仰入道么?”
荣陶陶既然是北方边疆的雪燃军,南诚心中也有大概的猜测,理应是守护一途。
但问题是,荣陶陶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也很可能不是“守”,而是“攻”、甚至是“杀”。
南诚可是陪伴荣陶陶杀穿雪境旋涡的人,当然知道他征服帝国时候的姿态。
荣远山摇了摇头:“你问问他吧。”
这样一句回应,南诚已经听出来,徐风华很可能出了意外。
家母徐风华,何须旁人保驾护航?
荣远山的请求,似乎有些托付的意思?
南诚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没有第一时间上直升机。
她小声询问道:“徐姐说淘淘面临大魂校的困境,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说出这一番话的?”
荣远山回应道:“就在一个月前,在虚空漩涡内部。
咒美智留怪奇短篇集
那时的淘淘拿着方天画戟,应该是在温习戟法,原本没什么不同,可是突然间就变得杀气弥漫。很突兀。”
南诚微微挑眉:“方天画戟?”
“是的。”荣远山心中好奇,南诚好像没听到杀意这个词汇似的,而是直接抓住了方天画戟一词?
南诚轻轻点头:“那就好办了。”
荣远山:“……”
察觉到荣远山的疑惑,南诚解释道:“这意味着,淘淘的道路有可以托付的外在表现形式。
方天画戟,很可能就是他魂武之道的具象化产物。
而且还是一件兵刃,这更有利于我们旁人辅助他。”
闻言,荣远山心中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
据说,雪境魂将·梅鸿玉老校长就是在写字的时候,突破进入的魂将段位!
这不是什么秘密,甚至在少年荣陶陶刚入学那阵,就听闻了这段传奇故事。
梅鸿玉以字入道,可是雪境魂武史上的一段佳话。

月末啦,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