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醉風月笔趣-【280】無心插柳看書

醉風月
小說推薦醉風月醉风月
晚上与杜芳芳吃饭看电影回来,到家中已经8点半。
进门看到柳荣华已经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打游戏。
见他回来,柳荣华转过头,笑嘻嘻道:“恭喜恭喜!”
“恭喜啥?喜从何来?”孙笑问,略为不解。
“当然是恭喜我们的孙哥脱单破chu成功啊!”柳荣华此时正以一种暧昧的眼神望着孙轶民。
孙轶民讪笑一声。略带羞涩道:“多谢兄弟。不过这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那至少我是昨天才知道的嘛。昨晚依依在这,我也不好意思恭喜这个,所以今天补上。”柳道。
“好兄弟,多谢!”孙轶民说着从口袋掏出今天买的软壳中华,抽出两根。一根叼在自己嘴上另一根递给柳荣华。并亲自启动打火机为他点燃。
柳荣华惬意的吸了一口,举起手中的烟,笑问:“莫非这是喜烟?”
“算是!”孙笑道。
“说说破出感言?”柳仍然追着这个话题不放。
孙轶民无奈,随之莞尔一笑:“我现在承认,当初你说的都是对的。”
“我当初说什么?”柳荣华不解道。
“关于那种美好的事物,确实是爱情的一部分。”孙轶民腼腆道。
“我就说吧!早晚你要加入我这行列中来的。”柳荣华此时颇为得意。
“那倒没有。”孙否认,“我只是认同你这样的说法——在感情中爱与性确实无法分割。但是我可没有你这样花心多情。对我来说,有依依一个足够了。”
“虚伪。”柳荣华不屑道,“假如现在有个女子一丝不挂站在你面前,你会不心动?”
“至少我会尽量做到不背叛依依,不像你,背叛女友像吃饭一样随便。”孙反讽。
“少来这套。尝到了一次甜头,天下男人哪个不奢望更多?”柳荣华反驳道。
“呵呵,不要以色狼之心度君子之腹。”孙反击。
“你现在只是处于热恋期,以后可不一定了。”柳不屑道。
為希望再定義一次
“随你怎么说吧。”孙轶民知道与柳荣华在这方面说不到一块儿去,便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柳荣华略为扫兴,深吸一口烟,吐出一阵长长的烟气,换了个话题:“不管怎样,我觉得上天还是照顾你的。它虽然为你关上一扇门,却也为你打开了一扇窗。你最近的经历,真可谓是塞翁失马。”
孙点头赞同,说道:“说起来还要多亏你带我打游戏,我才能得以和依依相遇相识。若非如此,我和她是没有机会重逢了。”
“重逢?”柳荣华惊问。
孙轶民将当初在列车上邂逅依依又在人群走散的故事复述了一遍。
柳荣华听后惊叹:“缘分真是奇特。看来依依是你的真命天女。”
孙点头:“我也觉得是。所以对她很是珍惜。”
貴方の好きと私の好きと
柳荣华又感叹:“真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你看,无论我如何帮你泡张心瑶,最后还是功亏一篑。而你与这依依的情缘则是想躲也躲不掉。”
孙点头赞同,又道:“缘分或许有,但是我也想过一点:我与依依能够走到一起,一定程度上还是归功于你的帮助。”
“是么?我和依依又不熟,又没有撮合你们。”柳荣华不解道。
“但是你在理论上指导过我。”孙道。
“怎么说?”柳荣。
孙解释道,“我记得你说过,要打动女孩芳心,首先的需要一个与之交互的事务性环境。如此才有机会来展示自己的才华和魅力,以及为她做令她感动的事情。我想,或许正是因为我在游戏世界中的英雄壮举打动了依依吧,才让她最终钟情于我。这都归功于醉风月这个游戏平台。试想,如果我只是和她在网上聊聊天吹吹牛,她不见得会喜欢上我。”
孙轶民一番话令柳荣华似乎颇为受用。他神色自满,说道:“不错,孺子可教也!追求女孩子无非就是两种方法,一是展示自己,二是主动出击。你能赢得依依芳心,主要是靠前一种。而对于张心瑶,则属于第二种。”
“是啊,可惜姓张的让我功亏一篑。”孙叹道。
“是啊!这也是我遗憾与不解的地方。”柳道,“在张心瑶方面,其实你也是做了很多功课的。照理说,当时她已经被你打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中途变卦。让我至今都想不通。”
“算了!都过去了,不想去追究太多。”孙轶民低头吸烟。
沉默良久后,柳荣华说道:“昨天去见小蕙家了几个网友之后,我突然发觉我很羡慕你。”
“羡慕啥?”孙问。
“你看,你在游戏世界认识的女孩,大多姿色上佳。除了你认作干妹妹的墨澜长得比较一般之外,依依属白富美,你收的女徒弟小蕙,也是颇具风韵。”
“看上了?”孙笑问。
柳荣华腼腆一笑:“只是第一印象不错。我感觉他身上有一种东方女子特有的典雅贤淑的气质,又透露着一丝妩媚。”
听到这,孙轶民揶揄道:“其实不要说什么淑女还是辣妹,只要女孩子长得漂亮,就没有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的。”
柳荣华讪笑。默认。
孙笑问:“你想不想听听关于她的故事?”
“想。你说来听听。”柳荣华兴致盎然。
孙轶民把小蕙从前给他讲述的身世故事,向柳荣华复述了一遍。
听完,柳荣华好奇问:“你对她怎么这么了解?”
“以前在游戏通过师徒关系熟悉。我们平常聊天有提到这些。”
“那么她现在有什么打算。”柳荣华问。
“正如昨天在她家中所透露的,她想在离婚之后想再找一个男人。”孙道。
“这么说她是认真的?”柳荣华面露一丝喜色。
孙点了点头,又道:“只不过我要提醒你,她是个可怜的单身妈妈,需要找一个值得托付和依靠的男人。你若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那么就请绕道放过她。”
“我没有想过玩弄任何女性。”柳荣华辩解道。
“如果你喜欢她,可以接受她嫁给你,然后你再也不能在外面风流快活吗?”孙问。
“如果她看得上我,我自然会对她好。”柳荣华的回答似乎模棱两可。
孙听到这,心里有些矛盾。
一方面他希望尽早为小蕙找到一个靠得住的男人,而柳荣华至少在经济能力上符合。但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如果真的撮合他俩,那么柳荣华的花心风流可能会伤害到她。
除此之外,他也想到了另一点,提醒柳荣华:“她是属于比较拜金的那种女人,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当前的经济状况下,她更加需要一个经济上能够支援她的男人。如果她愿意跟你交往,可能会对你有金钱方面的要求。毕竟她是一个身负巨债的单身妈妈,而且需要在香港这种高消费水平的地方生活以及抚养女儿。”
“这对我来说不是大问题。就看她对我有没有兴趣。”柳道。
……
孙轶民口袋里此时手机振动起来。掏出来看到一条来自依依的问候短信。依依一句“想我了吗?”令他心中泛起柔情蜜意。
他正准备编辑回复信息,此时柳荣华似乎注意到了这个依依给他买的新手机,便问:“怎么舍得换手机了?”
“唉,依依送的。”孙坦诚道。
“不错,看来真是被包养了啊!”柳荣华调侃道。
“哈哈,惭愧……”此时孙轶民想起了柳荣华的那个送不出去的苹果手机,便道:“可惜了,本来想省点钱,低价收购你的二手苹果手机,只是她一定要送我,我也没办法。”
“是一手!”柳荣华纠正道,“而且即便现在你想收购都没有机会了呢?”
“怎么了?卖了?”孙问。
“送人了。”
“送谁?”
“你猜。”
“阿诗玛?”
“不是。”
“杨紫陌?”
“不是。”
“我猜不到,你直说。”
“林春红。”柳道。
一听这话,孙轶民开始有些激动了起来,批头盖脸指责柳荣华:“人家都那么明确跟你划清界限了,你怎么还要跪舔人家,这不是犯贱吗?”
柳荣华笑道:“我只是想表达我的爱慕,没有求她什么。”
暴力 丹 尊
“你这是浪费弹药,而且这也不像你的泡妞风格啊!何必呢?”孙不解道。
柳荣华在一阵沉默后,回答道:“其实呢,我送她这个手机,不仅仅是讨好这么简单。我是想做最后一搏,看看能不能挽回她陪我一次。”
“什么计划,说来听听看?”孙好奇。
“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再说吧。”柳荣华卖了个关子。
“无聊。”孙轶民摇了摇头,心想:这样的花心男,看来真的不适合小蕙。
他独自回到了房间上游戏。在私聊信息中意外看到了小蕙的留言信息:“春哥是做什么的?”
孙愣了一下,回道:“从事服装行业,算是个小有成就的老板。在深圳有多家自创品牌的服装连锁店。有车有房,我目前就寄住在他房子里。”
“人品怎样?”小蕙追问。
听到这,孙轶民心想:这小蕙刚离异,想要重新找一个男人。莫不是昨天见面之后,对柳荣华有了想法?但他担心柳荣华这种登徒浪子并不适合做为她母女俩的依靠。不管怎样,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这一点。
便回复道:“品行算是端正,本性也善良。但是他有一个小毛病,就是风流花心。在外面有诸多女友。”
小蕙哦了一声,没再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