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三千五百零二章 山中無甲子,世間已千年鑒賞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神境世界中。
罗衍大帝、张若尘、血绝战神,各坐一方位,分别代表罗刹族、不死血族、剑界,三人脸上都没有太多的笑意,极为严肃。
罗衍大帝眼神冷酷,似藏万千兵刃,道:“刚才,本帝找凤天谈了若尘和乷儿的婚事,想以此为由,助若尘脱身,但她的意思是,若尘目前有重要的事在身,不能离开命运神山。”
张若尘丝毫都不惊讶,道:“目前凤天不可能放我离开!”
罗衍大帝显然是不悦,其一是来自凤天,其二是来自自身。
若凤天没有破不灭,凭他罗衍大帝的身份,还带不走张若尘?
太一生水 小说
一境之差,天差地别。
罗衍大帝道:“血绝,凤天有与你提过支持她做殿主的事吧?你怎么回的?”
血绝战神随即将之前与张若尘所谈的事讲述出来。
罗衍大帝困惑,凝目道:“如果凤天是想用地鼎,实现修为的大提升,若尘为何不直接将地鼎借给她,自己则可脱身而去。若你担心凤天借而不还,到时候,理在你这边,完全可以去请天姥主持公道。”
张若尘道:“我想留在命运神山沉淀一段时间,感悟无极神道的更深层次变化。而且,如今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
有些秘密,不是信任与否的问题,而是没有必要讲出来。
“这倒是实话!回头本帝让罗乷将《归藏》传你吧,采集各家之长,才能走得更远。不过,那丫头对你掏心掏肺,女生外向,或许根本不用本帝去提,她自己就主动交给你了!”
经历了罗刹神城一战,罗衍大帝已是彻底将张若尘视为自己人,哪怕他现在是剑界之主,在和血绝战神商议种族大事,却也将他带上了一起。
血绝战神提议,道:“不如让他和罗乷尽快完婚,就在命运神山吧!”
罗衍大帝道:“本帝与凤天提过这个建议,但凤天认为,现在地狱界局势敏感,还未完全安定。这个时候,张若尘若是和罗乷成婚,会向外界释放不好的信号。还问我,罗刹族是不是有加入剑界的意思?本帝也就没办法再坚持了!”
血绝战神看向张若尘,眼神戏谑:“太过分了,管得太宽。”
罗衍大帝道:“本帝倒认为,凤天这层考虑,是有道理的。如今量组织任在,三煞帝君主动挑衅,魁量皇身份不明,鬼族那边暗潮汹涌,星空战场、无定神海、黑暗之渊皆藏着惊雷。地狱界现在稍微有些风浪,就可能被有心者所趁。等天姥吧,等天姥彻底炼杀了羌沙克,必会有惊世之举。
“炼杀至上柱,已经是可以声名传千古的惊世之举。”血绝战神目光中,露出渴望之色。
对无敌天下的力量的渴望!
罗衍大帝道:“若天鼎真在凤天手中,借此一统命运神殿,对地狱界倒是一件好事。”
“所以,罗刹族是支持的态度?”血绝战神有些意外。
罗衍大帝道:“再等等吧,若尘说得对,等势成,等风起。若外界掀起了一阵狂风巨浪,逼迫命运神殿必须选出一位殿主,时机也就到了!就目前来看,凤天涅槃后,对下三族生灵的态度,的确是变化了一些,否则不会来争取我们的支持。”
大方向已经敲定,也就不需要再犹豫,罗衍大帝和血绝战神商议起当今的天下大事。
罗衍大帝告知,擎天去了一趟罗祖云山界,随后到罗刹神城,赔偿巨量修炼资源,将天南的二大人带走了!
血绝战神则告知,接下来将去鬼族,猎杀古之强者的残魂,夺取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老族长告诉他,古之强者残魂的真实目标,应该是三途河上的禁域。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若尘,突然开口,道:“你们二位为何一直避魁量皇不谈呢?”
罗衍大帝和血绝战神的目光,齐齐向他投过去。
张若尘道:“我掌握到的信息是,魁量皇很可能不是已知的八位天圆无缺者。”
张若尘自认为已经暗示得很明了!
血绝战神道:“魁量皇的事,自有凤天、虚天、不死战神、人寰天尊他们去解决,轮不到我们。你也少掺和,待在命运神山好好沉淀,你修炼得太快了,境界肯定不稳……嗯,得多沉淀,一步一个脚印走实!”
罗衍大帝将逆神碑还给了张若尘。
而张若尘则拿出麒麟拳套、地雷珠、风雷珠、钝空石,让罗衍大帝帮忙请顶尖炼器神师镶嵌和熔铸。罗衍大帝人脉广,加上没有修炼压力,是一个最佳的托付对象。
不灭无量,可不是只靠修炼就能破境,自然没有修炼压力。
罗衍大帝道:“剑界不缺顶尖炼器神师吧!”
“剑界的情况,未必就比地狱界好,那边亦有大危机。量劫越来越近,离宇宙大动乱不远了!”张若尘感叹道。
血绝战神盯着眼前的一件件神器,道:“那就让大动乱早点来吧,本座也想换一身行头了!”
罗衍大帝没有立即答应张若尘的请求,道:“重铸神器,这可不是一般的顶尖炼器师做得到,有些难办。而且,不够信任的人,也无法托付,万一将这几件神器卷走了怎么办?本帝肯定是要在一旁盯着。”
张若尘道:“十枚通天神丹!”
“加一点!”罗衍大帝道。
张若尘咬了咬牙,道:“十五枚!我能力有限,真的最后一口价了!”
“好,就这么定了!别怪本帝贪婪,实在是罗刹族此次损失惨重,堪称元气大伤,必须尽快培养出新的神王神尊才行。”
罗衍大帝没有掩饰,露出得逞的笑意,将张若尘送过去的通天神丹和几件神器全部收了起来。
……
逆流1982 小說
神灵寿命元会数,春去秋来如朝暮。
这一年,命运神山迎来皑皑白雪,座座神殿都披上一层银装。
天运司的惊云阁,是整个命运神殿,乃至整个地狱界,情报传送虽繁忙的地方,每天都有如雨一般的传讯光符传进传出。
张若尘又来了天运司,站在雪中,望着远处的惊云阁,心中感慨世间哪怕没有他,依旧在发生着各种大事。
宇宙间,没有任何人是特殊的。
这段时间的宁静,让他感到惬意,却也渴望参与进天地风云,算是静极思动了!
阴阳神师一身红装,优雅从容,以阴身走来,道:“若尘神尊真是信人,千年时间刚到就来了!可是来还图?”
张若尘将玉石板取出,笑道:“借阅千年,心中不胜感激,特来还图。”
阴阳神师接过玉石板,道:“千年风云弹指间,红尘杀戮从未断。若尘神尊可还习惯命运神山的平静?”
“挺好,这段时间的修行,受益良多。”张若尘道。
阴阳神师道:“外界千年,过去神宫中应该有几万年吧?”
“也没那么多。”
张若尘不愿再多言,正要告辞的时候,心中却生出一道警觉,向惊云阁所在的方向望去。
全能棄少 黴乾菜燒餅
只见,一身无尘无瑕的白衣,戴着面纱的凤天,从惊云阁中走出。
张若尘和阴阳神师齐齐躬身行礼。
“唰!”
随着满天风雪掀起,一片片雪花,拍打在张若尘和阴阳神师脸上,他们的目光,已能看见近在迟尺的凤天身上的白裙。
“不愿行礼,何必强迫自己?哼!”凤天道。
张若尘起身,看向她,倒也没有阴阳神师那么深的敬畏。
凤天手持玉石板,凝视了片刻,道:“这就是你苦悟千年的图?有点意思,本天倒是有兴趣了!”
阴阳神师这才发现,手中的玉石板已经消失。
凤天没有说要借的意思,将玉石板直接收起,向外走去,道:“给你一刻钟时间,然后到死亡神宫,与本天前往三途河。”
看来是有发生大事了!
这千年,张若尘并非完全是在过去神宫中修炼,对外界的事,一直十分关注。地狱界和古之强者的争斗,从鬼族,一直蔓延到三途河,然后不断升级,有乱古魔神参与进去,甚至传说有始祖残魂出现。
张若尘没有太多东西收拾,回过去神宫取走了石矶娘娘的画,又去大劫宫和怒天神宫告别,便到死亡神宫拜见凤天。
不久后,张若尘和凤天乘坐一艘骨舰,离开命运神域。
凤天站在舰首,《河图》玉石板悬浮在她身前,在静静观悟。
张若尘终是未能压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需要这么急?”
“好图!以前竟未发现它的玄妙,张若尘你又立大功了!此图的价值,不输命运天书多少,可为镇殿至宝。”
腹黑姐夫晚上見
凤天收起《河图》,继而看向浩瀚星空,道:“盖灭逃走了!”
“这怎么可能?世界树虽然牵去了三途河镇压动乱,但酆都鬼城高手如云,为了炼杀盖灭,三大老牌鬼帝皆守城不出。他怎么可能逃得掉?”张若尘道。
盖灭,乃至上四柱之一,排名还在羌沙克之上。
哪怕是他最虚弱的时候,酆都大帝为了镇压他,也是损失惨重,五方鬼帝陨落其一。
“这种人物逃走,潜在的威胁无法形容,宛若第二个雷罚天尊。”张若尘道。
凤天道:“所以,本天才必须去查明真相,并且绝不能让他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