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線上看-第1571章 來自友軍的進攻鑒賞

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
小說推薦給勇者們添麻煩的勇者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天越来越冷了,雪花随着风飘了下来。
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不大,雪花落到地上没多久就化了。
人总是有学习强者的心理,小查尔斯来到阿美拉堡后就学着哥哥每天到箭塔上,把这里当成了办公室。
今天他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在床弩旁看着一本小册子。
这本《腌菜制作大全》是哥哥离开前写的,里面讲述了几种常用腌菜的制作方法与配方,其中还特别提到腌菜时放的盐不必太多,而且要腌足至少35天才能食用,否则腌制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物质会把人毒死,例如某国王。
小查尔斯看得十分认真,一来他不想自己哪天也因为食物中毒死翘翘了,二来要“换换脑子”。
他在战争结束后马上与哈姬姆补了婚礼,刚休息了两天就来到阿美拉堡驻守,同行的还有五百龙骑兵和五千主力部队。
用父亲的话说,他结婚了就不再是小孩子了,该独当一面了。
只是他这些天来一直在做噩梦,梦到那天斯瓦迪亚王国的军队没有发生食物中毒事件,而是连夜制作浮桥渡河进攻车勒兹镇,自己带领的主力部队被敌人的殿后部队堵在河边无法救援。
宛如实境的噩梦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打了大胜仗而来的骄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噩梦的事情刚离开小查尔斯的脑海,哥哥在交接工作时说的一番话又冒了出来。
“我们领地现在推行的郡县制有利于我们家族的统治,但不利于那些独占一地的领主。”
“所以,他们必定会趁着我们还弱小的时候将我们绞杀。”
“我们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八万敌军只有一开始的那一万多俘虏能回去。”
“按一般人的想法,我们取得这么大的胜利必然遭受了巨大的损失,食物中毒之类的说法只是掩盖损失的借口。”
“在这个冬天里,说不定还会有第二场战争。”
“这场战争将是硬碰硬的较量,没有任何耍小聪明的地方。”
想到这里,小查尔斯叫来了法提斯,然后问道:“如果我让你带领五千人到远处的山里隐藏驻扎,能不能做到?”
法提斯明白了小少爷的想法,马上回答道:“如果只是驻扎没问题,但是隐藏有点难,如果近了烟很容易被发现,太远了难以及时赶到。”
冬天就要来了,不烤火做饭是很难过冬的。
但是五千人烤火做饭的炊烟就很显眼了,敌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不远处有伏兵。
要是躲得远,万一敌人进攻阿美拉堡时没能及时赶回来那就糟糕了。
小查尔斯想了想,摸着嘴唇上刚长出一点点的胡子说道:“我听哥哥说过野外可以使用避光散烟灶来避免炊烟暴露目标,等下我和你说说那个该怎么做。”
法提斯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我知道南方有一处地方可以隐蔽驻扎,那里周围的山很高,也有水,可以长时间生活,而且支援很方便。”
两人商量好之后,法提斯带着人马出发了,对外宣称是冬天来了要返回车勒兹镇过冬。
接下来的日子分外的平静,要塞下的大路静悄悄的。
不久后有一支庞大的车队经过,纽互路前往斯瓦迪亚王国的谈判取得了圆满成功。
斯瓦迪亚王国的新国王(自称)伊斯特瑞奇承认战败,答应克博文领赔款的要求,宣布哈劳丝与大查尔斯的婚约无效,大查尔斯的未婚妻更换为自己的女儿艾索娜,并在私下向纽互路提出赎回被俘的职业军人和武器装备。
这次谈判前,克博文家族定下的基调是尽可能的要人要物,钱币不是最优先的。
所以纽互路把被俘民兵的家人给一起打包带走了,还要有了一批能铸造铜钟的工匠,然后是赔偿金额等价的粮食布匹,结果粮食不够就搬空了人家的图书馆。
这次克博文领又得到了大量的人口,开发领地南部沿海与岛屿的工作可以加速了,为此大查尔斯被调回去处理这个问题。
伊斯特瑞奇国王(自称)得到了一大批老兵和武器装备,他们可以迅速变成一支军队,让国王(自称)有了把括号内容去掉的底气。
纽互路带领的队伍只在阿美拉堡下停留了一天,第二天就离开了。
这支队伍里有太多被迁徙过来的村民,要趁着大雪前把他们送到南边安置,否则一场寒潮就足以要了至少一半人的性命。
纽互路离开没几天,又有一支庞大的队伍来了。
箭塔上的小查尔斯目光一凝,命令手下暗中进入战斗状态。
罗多克王国驻扎在阿美拉堡西边格鲁恩沃德堡的三万领主联军突然出现,事先没有办理正式手续,这个问题极为严重。
这支军队先来了一位使者,他名为凯斯托和小查尔斯的年纪相仿,是维鲁加城领主的儿子。
同为地主阶级接班人,他们两人是认识的,也有点交情。
会客厅里,小查尔斯黑着脸问凯斯托:“你们是什么意思?”
凯斯托嬉皮笑脸地回答道:“我们得到消息,前几天又有几万斯瓦迪亚王国的军队过来了,于是就赶来帮忙了。”
小查尔斯很不高兴地说道:“感谢诸位的好意,那些只是换回来的农夫。等下你带一些酒和肉回去给大家。”
“谢谢了!”凯斯托依旧笑着说道,“你们没事就好,我们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就离开。”
“我今晚住你这里,明天去向你的父亲赔礼道歉。”
小查尔斯点了点头,然后让人准备食物和酒。
公事说完了,凯斯托过去搂着小查尔斯的肩膀“嘿嘿”几声,说道:“你怎么突然结婚了,都不和我们说一声,难道……”
小查尔斯红着脸说道:“走,我们喝酒去。”
到了深夜,喝醉的小查尔斯被扛走了,凯斯托晃晃悠悠地从主城走到了要塞大门后面的广场,他的马和侍从都在这里。
他和很多人一样,亲自给自己的马喂了夜草,又给水槽打满了水。
一位要塞里负责凯斯托琐碎事务的军官站在马棚旁边,不久后被打发去找要塞里的兽医。
就在这时,凯斯托和他的几个侍卫冲到了要塞大门后,一起合力抬起了门闩,然后推开了大门。
凯斯托冲出大门,拿出一个勺子有节奏地吹了起来。
刺耳的哨声过后,黑漆漆的山坡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领主联军派出的精锐部队借助夜色早已披着黑色的斗篷潜伏在要塞大门前的山坡上,一接到信号就一窝蜂地冲进了阿美拉堡。
罗多克王国的领主们都知道阿美拉堡的结构,大门后面的广场是死亡陷阱,只有攻破第二道门口冲进主城区才算成功。
所以这些人的速度很快,一进广场就直奔第二道门口。
“嘭!”
冲在最前面的人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门前的坡道上。
不知什么时候,石板坡道上被人洒了油。
这时广场周围的围墙上燃起了一个个火把与火盆,偷袭者暴露在光线下。
同一时间,城墙上飞出一个个火球,照出了外面密密麻麻的人影。
箭塔上,小查尔斯亲自吹响了反击的号角。
随着带着酒气的号角声响起,一支支弩箭射向了敌人。
领主联军也是罗多克人,自然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弩箭跳下无双,所以讲早已准备好的双层盾牌顶在头上。
但是,他们遇到了领先于这个时代的克博文龙骑兵。
儒 林 外史 作者
一门门青铜火炮对准了城墙下方的敌人,每次发射一份圆弹加一份霰弹的炮弹组合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先到一步的圆弹将双层盾牌击毁或打飞,随后而至的是横扫一切的霰弹。
随着炮声响起,广场上进入了屠杀时间。
要塞打开的大门就像是诱虫的紫外线灯一般吸引着无数的敌人,城墙与箭塔上的床弩、投石机和钢弩组成了数层拦截火力,一点点地削弱着敌人。
第二道门口的门楼后,一群人终于将一段段堵门的铁栅栏给放到墙上的卡槽里,然后塞好卡槽。
等敌人破开木门,会看到门后有一道结实的铁栅栏门,门后有两门青铜炮、不知多少弓弩和一大队持盾长枪兵等着自己。
短促而激烈的战斗让阿美拉堡的守军进入一种麻木的状态,机械地操纵着武器朝着有敌人的方向射击。
战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山下传来了撤退的号角声。
领主联军里今晚负责指挥的几位领主垂头丧气地带着没来得及进攻的士兵返回北边的临时营地。
我的帝國農場 小說
他们知道,偷袭失败后要攻下这座要塞就更难了。
那些退回来的士兵被要塞里的惨叫声给吓怕了,稀稀拉拉地走在路上,要不是天冷,已经有人开小差逃跑了。
为了迷惑小查尔斯,领主联军的营地颇为简陋,外面只有一圈围栏,里面杂乱无章地搭着帐篷。
他们没人想过阿美拉堡的人会反击,很多人觉得斯瓦迪亚军当初是有人烤火不慎引发大火灾才失败的。
站岗的哨兵一身酒气,他们刚被人从营地后边的随军商人那里抓回来执勤,心里因为没能到随军军妓那里消费而不满,所以没有人发现回来的人比离开的人多了很多。
大家都是罗多克王国的,装备五花八门的,风格看起来都差不多,偶尔有风格不同的那是自己买装备的有钱人。
白天接到通知,刚入夜就潜回阿美拉堡附近的法提斯一早就做好了被识破然后强攻的准备。
但是军营里懒散的军纪与类似的装备使得他们根本没有被发现,直到正在喝酒作乐的领主们被他们从帐篷里抓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