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Re,骨傲天屠戮的我-第二五八章 贏了大局,輸了半招展示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安兹和戈尔贡的战斗中,处心积虑准备了最大限度削减戈尔贡魔力并剥夺其宝具使用的手段。
第一轮攻防,时机瞅得极准——发动【死亡是所有生命的终点[The goal of all life is death]】同时废掉了戈尔贡准备立即解放的宝具“强制封印·万魔神殿(Pandemonium Cetus)”和早已花了功夫布置完毕的“他者封印·鲜血神殿(Bloodfield·Andromeda)”。
只是他还觉得不保险。
在第二轮的攻防中,安兹让公会武器发动了两次第九到十位阶的土系魔法在已经完全沙化的地下翻腾了好几下,将所有魔法阵彻底根除。
虽然戈尔贡还有其他封印系列的宝具,可在用作攻击的时候,作为安娜的她是有经验的,那些宝具对安兹的效果都很差劲,即使完全命中也起不到决定性效果,还会消耗她更多的魔力。
如安兹嘲讽所言,她已经几乎没有可用作外放招数的魔力了,原本以她的怪力和速度,也不该在肉搏中处于劣势。造成被单方面打的原因,除了潜藏影子的帮手、安兹使用了相当克制身体肉搏的武器外,还有双方近战时的攻击距离要素。
戈尔贡速度不慢,但也绝非速度流的战士,要突破身材高大手持武器也不短的安兹就得先承受攻击。通常她要和高强战士对决的话,以她的坚硬皮肤和能够带来威压的吼声、能够石化对手的魔眼,以上问题本都能克服,然而后两者被安兹的新铠甲性能针对,前者则被安兹的长刀属性针对,就算想要以伤换伤地打,也会被那法杖直接轰飞再度拉开距离。
并不是单纯的爆炸,在她看来,那法杖恐怕等同一种强制赋予击退效果的宝具,难以抵抗。
于是,她召唤出了作为武器的宝具——带锁链的长柄镰刀“屠戮不死之刃(Harpe)”。
完全魔怪化的姿态并不适合挥舞这种需要灵巧的武器,可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自从两个姐姐又凭着一时兴趣对她做了什么,就对某些特定存在厌恶心达到了极点,包括她的姐姐们和眼前这个不死者,以及隐藏在哪的能够用幻术欺骗世界的家伙。
最初,这让她自己感到害怕,可渐渐地将这一切都忘了,因为这种精神折磨实在太难受了,不将厌恶的东西全部从眼前抹掉,心中的难安就无法抹去,又一次吃掉姐姐们后,因为再现了历史,完全化身本该失去理智的怪物后,就更加难以忍受。尽可能地沉睡不去想,用各种方法将那种感觉排出去,她即使被那样对待也不想再主动伤害姐姐们。
更多不明厌恶的存在出现在破灭祭坛中的入侵事件,则是压垮了她忍耐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是,却依旧无法如愿,因为她没能马上打败这个心中必须消灭的东西。其他手段都没了,即使原本作为安娜的武器不适合现在的她,也只能上了。
逍遙初唐
安兹没有特意阻止戈尔贡,戈尔贡也不会让一手。
双方同时展开突击。
不论速度还是力量以及武装,都是戈尔贡更强。
可这却并非决斗。
又是一组死亡骑士被传送到了战场,先是将所有装备齐刷刷丢向戈尔贡让她一阵手忙脚乱后,就和安兹一起围攻变小的戈尔贡。
“呜!”戈尔贡发出困苦的声音。
行道遲 小說
或许死亡骑士在她眼里依旧非常弱,可当前形态的自己有体型劣势,对方拥有能完全承受一次攻击以HP余1活下来的特殊技能,那么放弃笨重的装备利用体型优势——改用擒拿的方式缠住她,就能大大限制她的行动。
即使如此,她也奋力杀出,依旧有超过一半的精力面对安兹的攻击,双方从各个角度施展的高速刀刃连击同时也不断被彼此的对手弹开。
现在戈尔贡在攻击距离上获得了优势,然而镰刀刃部朝内的特殊性让力量更大的她也一时间无法压制安兹。
可在她眼中,奇怪的是,安兹有时候用铠甲硬吃她的武器攻击给自己创造攻击的机会。
事实上安兹不急于用武器破开戈尔贡的身体,那把刀光是接触和掠过就足以缓慢剥夺戈尔贡的体力,而作为不死者的安兹体力是无限的,此消彼长就如同温水煮青蛙。
然而,本不该这样的,戈尔贡手中的“屠戮不死之刃(Harpe)”确实主要效果是让对手受到的伤害无法恢复,可本身也是一柄神器,怎么会连魔法直接塑形创造的铠甲都无法击破?
“呵呵,没用的,你那普普通通的斩击无法突破我的防御。”安兹语气得意,带有诱导性地说道。
其实这是他携带的魔法道具产生的效果,在戈尔贡改用武器战斗后就激活了其中蕴藏的魔法【光辉金赤体[Body of Effulgent Heliodor]】,能够降低斩击武器效果的魔法,再加上尚未失效的几十个增益buff,应对朴素的斩击已经毫无问题了。
“那就加大攻击力!哈!”戈尔贡再次压榨了自己仅剩不多的魔力,镰刀泛起了紫色的光芒。
并不放出,全部用于强化自身,以防止她所不理解的魔力消除现象出现。
安兹则借此一瞬的破绽,发动武技【不落要塞】,再次以铠甲挡了戈尔贡自上而下的大上段斩击,用铠甲的圆润部分让刀刃下滑开,插进地面,他随即一脚踩在了上面。反手挥刀朝戈尔贡脑袋横劈而去。
戈尔贡知道负能量入侵的可怕,放开镰刀双手绷紧锁链举起,试图抵挡,然而发觉对方力道太轻了,是虚招!
接着,“爆裂法杖(Blasting Staff)”就朝着她脑袋敲了下来!
戈尔贡想要强行拉扯锁链拔出镰刀,干扰安兹脚下不稳,可在那之前她就会被向下方炸飞——陷入地下。
情急之下,她放开武器,置于死地而后生地向前一步错开法杖逼近安兹,坚硬的头槌狠狠撞在了安兹的腹部。
“咚!”
即使是脑袋,在戈尔贡可怕的怪力下,也让安兹发出了“呜”的动摇声,也许是腰部需要灵活活动,那里并非“铁板一块”,瞬间撞得变形凹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