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討論-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禮物讀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圣都,低层区,阴暗的沟渠之间,蚊蝇飞舞。
披着黑袍的疤面人推着一辆双轮车,冷漠的穿行在那些闪烁的霓虹和流莺之间,冰冷的眼神斥退了所有上前靠拢的笑脸,就算是阴暗处探头的流浪汉以及壮硕的大汉,在看到那一双眼睛之后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感受到了寒意。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觉得,杀气这种东西玄而又玄,不过是道听途说一样的东西。可真正被那一双眼睛盯上之后,随之而来的冰冷和汗毛倒竖的恐惧便令生物的本能感受到了危机。
死亡的危机。
那个家伙,是真的杀过人的,而且,绝对不止一个。
尤其是盖在双轮车的车斗的破布下面,那一团怎么看都像是个活人的东西在不断蠕动的时候……
一切但凡有理智的人都不会想要靠近。
少管其他人的事情。
少管没有油水的事情。
少管会惹上麻烦的事情。
想要在这种暗不见天日的底层活下去,那就要将这些道理铭记于心。
很快就没人胆敢再靠近了。
双轮车一路走街串巷,穿过了阴暗的小巷之后,最后,掀开一道尘封的闸门,露出里面破败空旷的空间。
一个早已经报废的机车维修店。
配备成套的车床、工具以及改装设备,乃至材料。
这就是槐诗唯一向末三所要求的东西。
在末三打过电话之后,不到三分钟,邮差就已经将钥匙送上了门。由此可见,这些日子东夏在底层也不是一无所获。
只是在看到邮差那一双令人眼前一亮的坚定眼眸时,槐诗已经不知那群家伙究竟想要搞出多大的事情来了。
送个钥匙来的都是这种感觉随时可以扛着长枪短炮和征伐天使们去拼个你死我活的人才……
而手上的老茧和残缺的肢体则证明了他至少在一个月前都还是一个干粗活的工人而已。
这还是你说的进度缓慢?
三姐你是不是在凡我?
在刺耳的声音里,槐诗落下了卷闸门,将那些窥伺的目光隔绝在外之后,点亮了黯淡的灯光。
摘下面具,周围检查了一圈工具,便随意的支起了简陋的炉灶,开始拿着易拉罐熬起了刺鼻的汤药起来。
不拘清水还是饮料,拿酒精和污水都没有任何问题。
原本还带着红锈的水从水龙头里出来还没几分钟,加入了那一包漆黑的药粉之后,竟然迅速的变得清澈透明,芬芳诱人起来,甚至闻的槐诗饥肠辘辘,趴在罐子上面想要尝尝味道……已经不是邪门能形容的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药粉里面夹杂的一片冻干白菜叶子的时候,便忍不住挠头。
“这他也是开水白菜?”
郭老头儿的恶趣味实在是够了。
很快,端着‘青春版开水白菜·人生重来汤’的槐诗,掀开双轮车上的毯子,紧接着,一张苍白的面孔就暴露在了闪烁的灯光下,如此惊恐。
“你们这是究竟是什么人啊!你们这群人,害人不浅啊!”
拔掉嘴里的破毛巾之后,他先抬头看了一眼两边,确认那个看上去十分可怕的女人不在之后,才勃然大怒,向着槐诗怒吼:“真的太过分了,我完全不知道你们这群家伙在搞什么!
你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吗,槐诗!我们现在的业绩还不过平均水平啊,呜呜呜……”
控诉到这里,他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我才二十岁,才刚刚当上主管……不行,举报,举报,必须举报!不举报,哪里有圣都的美好未来,哪里有……草,等等,你要干什么?”
铁钳撬开了他的嘴。
不存在铁钳一样的手掌,只有槐诗手里的铁钳,粗暴的捅进去之后,端起了清香扑鼻的汤药,温柔一笑。
“来,大郎,喝药了。”
槐诗说,“你生病了,要多喝热水……”
“唔!!呜呜呜,救命啊,救救救救救救……咕,杀人啦……”
原照不断的惨叫挣扎,提泪横流,眼看他那么痛苦的样子,让槐诗分外不解,不是说改版之后味道酸酸甜甜很好喝么?
一直到灌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手里倒进原照嘴里的汤还在冒泡呢。
“啊这……”
槐诗顿时尴尬。
别原大少还没有觉醒,就被自己一壶开水给烫死了吧?
幸好,在喝完之后,药效就已经开始了。
先是浑身抽搐,然后口吐白沫,最后满地乱爬……好吧,没有满地乱爬,倒是让准备好摄像头的槐诗很失望。
一声惨叫之后,原照便仿佛从噩梦里醒来一样,挺身而起,剧烈的喘息。
汗流浃背。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究竟做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梦,梦见他改头换面,字面意义上的从新做人,从小立志成为卷王,然后一路乘风破浪,表现优异,宛如一个爽文主角的当,还受到了集团大小姐的垂青,开始平步青云,小小年纪就已经成为了业务部门的主管,而且部门上下团结一心,众志成城,誓要做出一番事业。
结果就在他人生得意,即将再上巅峰的时候,忽然跳出来一个叫做槐诗的狗东西,一通组合拳就把自己打得吓醒了过来。
妈的,为什么梦里也有这个狗东西!
原照回味着自己的梦,已经泪流满面。
而等他抬头看到槐诗的笑容时,就哭的根本停不下来。
梦里有就算了,醒了为什么也还有!
“嘿,嘿,嘿!”
槐诗在他的眼睛前面伸手晃了晃,“原主管,回神,回神。”
“……”
原照呆滞的看过去,然后,才仿佛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脸色青红白黑变化不定,到最后一片灰败,这才算彻底醒了过来。
“看来是差不多了。”
槐诗满意的点头,问道:“在?三姐让我问你,为什么不喝汤?”
以他对原照的了解,这小子虽然讨嫌了点,中二了点,轻浮了一点,飘了也不是一点,但就算是个纯正臭弟弟,也不至于分不清轻重好坏,刻意去作死才对。
出了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我喝了啊!”原照悲愤:“大宗伯熬的东西,我敢不喝么?虽然……剩了个底子,流了一两滴,但我绝对是喝了的!”
槐诗摊手:“那为什么会这样?”
“……”
原照的表情抽搐了一下,视线飘忽:“之后干架的时候,肚子上被捅了几刀,大概、兴许、可能……是漏了……吧?”
绝了!
槐诗这可算是大开眼界了,第一次看到能冲阵把自己冲自己成筛子的操作。
他甚至怀疑,这小老弟自从解锁了原家的传统艺能之后,就已经浪到飞起,根本不把受伤当回事儿了。
传家碧血是让你这么用的么?
这要回头让原家老爷子知道,不得让你爽上天?
“这么能作死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啊。”槐诗感慨。
“你还有脸说别人么!”
原照大怒,挣扎,然后发现绳子捆着挣扎不动之后,怒吼:“三姐在哪里?我要见三姐!我要见大宗伯!我为东夏流过血,流过好多血啊……”
“别想了,你三姐把你送给我当牛马了!好好当好跑腿小弟这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吧!”
槐诗看着他惊恐的脸色,拉来一张椅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稳了,才似是无意的问道:“说起来,之前你喊我‘小槐’喊得好像很爽啊。”
“……”
原照下意识的向后靠了一点,看着这狗东西渐渐狰狞的笑容,忍不住,吞了口吐沫。
抽搐着,挤出一个笑容。
“这个……你听我解释……”
“嗯,我听着呢。”
槐诗翘起腿,回头看了一眼摆好的各种工具,神情就越发的愉快:“不着急,烙铁预热已经好了。”
他把瓜子放到旁边,炉火里烧到发红的钢铁照亮了那一张笑容:“等我忙完之后,咱慢慢说。”
漆黑的阴影笼罩了原照的面孔。
中下马笃 小说
在绝望里,只剩下最后的呐喊。
“……你不要过来啊!”
.
.
实际上,槐诗也没有变态到拿着烙铁去折磨插粪小郎君。
吓唬吓唬就完事儿了。
等原照知道厉害和轻重之后,把绑松了,打发他除尘扫地,搬运东西去了。
而到了后面,等车床和工具修好之后,根本就没有原照什么事情了。
递个钳子和扳手还行,这种技术活儿让原大少来帮忙根本就约等于添乱,为了自己的血压和原照的生命,大家还是不要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比较好。
于是,就仿佛回到了福音金融的虚幻时光一般。
槐诗通宵达旦的加班赶工。
而狗领导原照则在装模作样结束之后,躺在角落里呼呼大睡,哪怕周围的声音如此刺耳和嘈杂,依旧枕着一根工字钢躺的香甜无比,哈喇子流了一地。
这一份入乡随俗的通透和接受命运之后躺平的坦率倒是令槐诗刮目相看,然后顺带在命运之书上又记了他一笔。
今天少加的班,改天再让他加倍的加回来!
而等原照终于睡够了,再度从梦中睁开眼睛的时候,稍微动了动身体,就听见周围乒铃乓啷倒了一片的声音。
整个工坊,竟然都已经没有立锥之地。
在没有昼夜分别的底层黑暗里,窗外依旧闪烁的霓虹灯光透过了狭窄的透气窗,照耀进来,便照亮了一片子弹的铜光。
一颗颗拇指粗细的巨大子弹竖起,在堆满了桌子之后,便在地上规矩的排成了令足以所有强迫症幸福安眠的密集阵列。
而墙壁上,货架上,抽屉里,都已经被摆上了一具具粗犷、简陋但是却威慑力十足的沉重枪械。
而这还只不过是为数不多的成品。
还有数不清的零件在墙角堆积如山,等待着组装。
“看来,这种程度的设备和这点材料,也就只能做出这点玩具了。”
槐诗端着垃圾咖啡粉冲兑出来的速溶,欣赏着自己一夜的成果。
就在他身后,一具残缺的金属装甲已经初见雏形。
棱角狰狞。
“凑合凑合用吧。”他遗憾的轻叹。
“你管这叫凑合?”
原照端起一把枪械来,好奇翻看虽然没见识过这种和现境有微妙差别的玩意儿,但得益于简陋的结构和槐诗特地的傻瓜版设计,三两下之后就搞明白了怎么使。而看着满屋那足够武装上百人的武器,又看向基本已经报废了的车窗和工具,就忍不住倒吸了好几口冷气。
“这是怎么搞出来的?”
“不好意思,现境唯一一位铸造之王,就坐在你的面前。
这种除了重复的体力劳动之外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东西,和乐高根本没什么区别,不,甚至比那可能还简单些……”
说着,槐诗抬手,冲着满屋的产品指了指:“醒了就去干活儿吧,装箱打包,我租的车等会儿就到了。
咱们今天的事情还多着呢。”
“你……”
原照皱眉,狐疑的问:“该不会是准备抢银行吧?先说好,我可是绝对不断后的!”
“嗯?能抢的东西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去银行呢?”
槐诗不解:“不论是从来钱的效率和投入产出的性价比上来说,都不算高啊。
真要搞乱子的话,还不如去炸了污水处理……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回来的时候你记得提醒我,还得再买点材料——
还有装甲车辆的改造,也要提上日程了,对了,你会开车吧?不会也没关系,我送你去学……”
糟了。
造孽了……
眼看着这狗东西兴高采烈的在本子上开始计划的样子,原照就忍不住头皮发麻。
就好像是自己好像不小心按了一个非常醒目的红色按钮。
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本能的就感觉不妙。
“那这些东西呢?”
只是,在装箱之前,他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难忍好奇。
“唔,这不是牧场主的生日就快到了么?”
槐诗笔下不停,笑容却变得和蔼又慈祥,“送给‘好孩子们’的圣诞礼物,也该搬上麋鹿车啦。”
叮叮当,叮叮当。
铃儿响叮当~
模糊的哼唱声,就这样,在无数的子弹和枪械之间,扩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