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倒塌的妖神殿!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你……”
当檀笑天赤裸裸地,道出他和极慧的协议,虞渊反倒不知说什么了。
既然极慧和魔主两位,密谋要坑害的是那只妖凤,他当然不会破坏。
不仅不破坏,他甚至还很乐意提供帮助!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司
毕竟,他在灰域的谋划,他让钟赤尘秘密做的事,他让老蜥蜴和溟沌鲲留在灰域,也是要应对那只妖凤!
妖神殿还在巨震,并从内部开始绽裂,让世人震撼不已。
很多人都知道,供奉在殿堂内的那些妖神之像,和活着的妖神存在着血之感应,可以被视为活着妖神的一道分身。
在麒麟死后,至高妖凤和天虎这两尊活着的妖神,都有神像在殿堂。
绿柳晋升妖神以后,如果选择重返妖殿,他也有资格打造一尊妖神像,放置在那座代表妖族权势的殿堂。
可绿柳选择了荒神,他没有和妖殿保持一致,也就没神像在内。
身在天外的妖凤和天虎,能感觉出妖神殿里头的神像分身,而且分身也具备他们的能力,有着不弱的战力。
可现在,妖神殿从内部开始裂开,说明有一位极其恐怖的存在,目前就在殿堂内胡来!
賣報小郎君 小說
是谁?钟赤尘?
天外的妖凤和白色天虎,要不是分身无术,将第一时间赶回浩漭。
此刻,除了寥寥几人外,那些各大宗派势力的强者,也都以为是时空之龙趁机作乱,要为龙族的覆灭报仇。
而且,他们觉得被林道可斩了一剑没死的龙颉,兴许也回来了。
龙族是要重新扬名天下?
众人纷纷思考后面的局势,都在想着自己的宗派,该如何选择阵营,才能确保利益的最大化。
从龙族一头头强大的龙,顺着寒渊口离开浩漭起,似乎就有了这方面的预兆,龙族早晚要掀起和妖族的战斗。
前阵子深夜的,那一道道斩向妖神殿的空间光刃,还有此刻妖殿内部的异常,无一不说明这点!
众人都以为这是龙族的反击。
“你们在说什么?”
曹嘉泽一头雾水,还没有听明白虞渊和檀笑天话里的深意,可妖神殿的剧变,他当然是能看到的。
“浩漭都要翻天了,韩老鬼还不死回来?”檀笑天哼了一声。
“他和幽瑀去了魉域。”虞渊突然道。
“魉域?”
檀笑天突然大声怪笑,他一边怪笑一边点头,“原来是去抄阴脉的老窝了!韩老鬼真是一肚子坏水,居然还在天外找上了幽瑀,让这位鬼神去魉域!阴脉啊阴脉,它盘踞在浩漭那么多年,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它费尽心思扶植的鬼神,竟然想取代它啊!”
咻!
魔主的声音,竟然透过了斩龙台,送达到了恐绝之地。
将整个恐绝之地笼罩,本该没一点缝隙的斩龙台,隔绝了外界所有强者的窥探,却没有能挡住檀笑天的声音。
因为,檀笑天的声音中,竟然暗含空间异术。
此空间异术,巧妙地避过了斩龙台深处的法则,毕竟那空间异术的主人,也曾参悟斩龙台多年。
由于极其熟悉,所以他将空间异术的声音越过斩龙台,不是特别困难的事。
他可是极慧神王!
他刻意让檀笑天的这番话,落在了恐绝之地,让潜藏在浩漭多年的阴脉,得知在它诞生的魉域内,有韩邈远和幽瑀正活动。
阴脉会不会狗急跳墙?
也在此刻。
来到地火山脉的祖安,在岩浆炽烈的火山底,见到了神情肃穆的莫白川。
“地下可有异动?”祖安问道。
“黎会长不断地向下沉,他那具特殊的金铁之身,其实还没完全适应更极致的地火。他持续的下沉,那种他都承受不了的地炎,开始伤创他的金铁之躯了。”莫白川皱着眉头,困惑道:“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做。”
“或许……”
祖安认真想了一下,说道:“或许他的灵魂,被那股外来的邪恶侵染,黎会长已身不由己了。对那位来说,黎会长只是一具保护他魂魄的金铁铠甲。黎会长的极端大道,有没有希望铸就,他根本就不关心。”
“他只是要通过黎会长,越过那片极致的火焰,去接触埋藏在浩漭深处的秘密。”
“在此过程中黎会长会不会死,金铁之身是否遭受损坏和侵蚀,他不会在意的。”
祖安说出了他的猜测,想到可能因极慧的到来,阴脉被摄魂袭击,让源界之神的一道魂魄感受到了大威胁。
天外的摄魂神王,还有从深渊回来的极慧,逼的源界之神铤而走险。
不管黎会长死不死,他都要尽快越过地心之火,要在阴脉消隐前,要在极慧和摄魂腾出手之前,先越过地心之炎的封禁。
不然,他将再没机会。
“我立即告诉虞渊!”
魔宫、妖神殿,地火山脉、恐绝之地,全部都在寂灭大陆,对祖安来说传递讯息出去,如呼吸般轻松。
他这边刚传递心声,虞渊那边就知道了。
于是,虞渊对魔主说道:“你找了过来,既然不是要帮阴脉,也没有趁幽瑀不在大开杀戒的意思,我们是不是该做些别的了?”
“可是他行动了?”檀笑天呵呵一笑。
此话一出,虞渊立即知道这位魔主大人,一定通过极慧神王,知道源界之神一道灵魂的存在。
“我在灰域被他幽禁许久,他要回深渊就好好回去,别留条尾巴在此。”
檀笑天果然是洞悉真相者,看了看摇摇欲坠的妖神殿,这位魔主大人眼神深沉,“远在天外的妖凤,也一直想越过地心之火,而且还想过很多办法,并有了一些收获。那位去妖神殿,也是为了找东西,想下地底深处。”
“我只想知道一点。”虞渊轻喝。
“什么?”魔主愣了愣。
“是救,还是灭?”虞渊喝道。
两位同谋者,在妖凤上和自己利益一致,可源界之神呢?
极慧已是深渊邪神,檀笑天明显也有意去深渊,去统御那边的黑暗生灵。
他们对潜藏黎会长体内的源界之神,到底是救还是灭,是虞渊必须要关心的。
檀笑天哈哈大笑,他指着自己对虞渊大笑着说:“我出自浩漭,他也曾经属于浩漭!你觉得,我们会让另外一个世界的家伙,将浩漭最深的秘密挖掘出来吗?”
“不论怎么说,浩漭的东西就是浩漭的!一个外域来客,想从我家挖东西,当我檀笑天是死的吗?”
“你俩我都看不懂。”虞渊哼道。
“最让人看不懂的应该是你!”
檀笑天嘴角轻扯,两个大袖口一挥,附近那些魂灵鬼物尽数消失在黑暗普通。
他朝着虞渊摆摆手,然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突然向妖神殿飞去。
轰!
如一片黑暗苍穹,他和他身下的蒲团压向了妖神殿,内部已有了裂缝的妖神殿,直接就崩塌了。
如斩龙台压迫雷宗的群山和宫殿般!
妖神殿,代表着妖族至高无上的地位,代表妖凤的无上尊荣。
它从铸造起,就屹立在寂灭大陆的北部,是妖族心目中的圣地。
不论以前浩漭的内战多么激烈,三大上宗的攻势多么凶猛,它都屹立着不倒!
可今日却倒了下来。
“我只毁妖神殿!”
浓稠的黑暗深处,传来了檀笑天的怪笑声,“不相干的闲杂人等,给我该干嘛干嘛去!尤其是,那些以人族之身修妖决者,赶紧给我滚远点!”
散在周边的大妖,还有如徐子皙,詹天象般的人,茫然地看着那片黑暗。
他们感觉天都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