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第717章提醒李世民熱推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717章
韦浩听到了李世民骂自己,撇了撇嘴巴,压根就不想去搭理李世民。
“朕难道说错了,如果你来朝堂当值,如果那天你来了朝堂,你肯定会和他们争辩的,到时候这一仗能不能打还不知道,关键是你不来啊!”李世民对着韦浩继续质问了起来。
“切,这样的理由你也找,你哄我是三岁小孩呢?”韦浩继续在那里鄙视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朕骗你?当初你为何不来?”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我为什么要来?父皇,既然要说,那咱们就说清楚了,当初我在家里,什么都没有说吧?嗯?结果就弹劾我,监察院就弹劾我?啊?什么意思?
我韦浩在学堂那边三年,我得罪谁了,之前还有世家的人盯着我弹劾,现在呢,谁的人弹劾我,父皇你不可能不知道?还有,既然监察院那边查到了这个问题,父皇你压了吗?父皇你找我过来解释了吗?
行,就算父皇你信任我吧,不找我来解释!我上了奏章上来了,你都要上大朝了,你派人来问过我吗?我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讨论奏章吗?结果出来了,我才知道!你还怪我?”韦浩也是坐在那里,狂怼着李世民,自己可不想惯着他的毛病,居然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来了。
“你,你个兔崽子,你!”李世民此刻气的不行。
“还什么怪我,我没来上朝,如果你认为我真的有这么重要,你可以叫我过来啊?你叫我过来我就知道什么意思啊?你不叫我过来,我还以为你支持那些藩王啊,
再说了,当初在朝堂上,我听说那些武将也是默许的,现在,那些武将后悔了吧?谁家没有留下残疾的孩子?板子不打到他们身上,他们就不会感觉到疼,
如果那天我过来了,你想要让那些武将如何选择,是继续沉默,还是说和我打擂台戏,连我岳父都是默许的,你就说说,我能怎么办?你自己没有主意,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我 真 的 不想 出名
我都说了,我现在就是教书,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去管了,他们还来挑衅我,而且还是父皇默许来挑衅我,我现在是不想和他们打,我也不想去让你伤心,要不然,我能炸了吴王和魏王的府邸,我管他是谁?”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此刻则是站在那里,看着韦浩,韦浩也不想搭理他了,坐在那里泡茶,李世民则是坐在对面,
而此刻,在外面,太子,吴王,魏王都已经赶到了,他们也是得知了韦浩进宫了,所以也就赶了过来,现在也只有韦浩才能压住那些大臣,也只有他才有这个本事,去理顺朝堂的那些事情,韦浩在,那么很多大臣就不敢弹劾了,这个也是太子希望的,
太子准备要收拾一下大臣,但是现在监察院在李恪的手里,自己手上没有主动权,因此,他希望韦浩能够回来,把李恪的权力给收回来,韦浩是有这个本事的,当初监察院就是按照韦浩的想法设立的,
異世界勇者的殺人遊戲
只是韦浩不想当这个监察长,所以才给了李恪,现在韦浩回来了,还到了皇宫来了,他们也想要到这里来,看看能不能留着韦浩在长安,
而现在的李恪,则是希望韦浩原谅自己,不要报复自己,如果韦浩报复自己,那么他就需要去就藩了,已经在京城就没有任何机会了,而魏王现在也是如此,也是担心韦浩的报复。
他们站在外面,听到了里面传来争吵声,也是很担心,不过吵完了以后,发现里面就是陷入到了沉默当中了。
李世民此刻也是坐在了韦浩的对面,韦浩给他倒茶。
“你是真的打算出仕了?不准备担任任何官职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不担任,我早就说过,我可不想当官,我就是想要赚钱,玩,教书那是因为大唐需要人才,所以我给大唐培养人才,如果不是大唐需要,我去教个屁的书,我在家里玩着不舒服啊,傻子才想要去当官呢!”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诶,可是,现在监察院那边出了问题!”李世民叹气的说道,说完了就看着韦浩,韦浩也是看了一下李世民。
“你小子早就知道是不是?”李世民看到了韦浩这样,马上问了起来。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韦浩马上怼了一句回去。
“你,你,你就不能和父皇说,就让父皇被蒙在鼓里?”李世民那个郁闷啊,韦浩的嘴还是如此,说出来的话,非要气死你不可。
“我怎么说,你那么喜欢吴王,我敢说吗?我要是说,下次就不是什么偷税漏税的事情了,就是谋反了,我傻缺啊,我和你说这个?”韦浩翻了一下白眼说道。
“你,你,谁说你谋反?你说的父皇就相信啊?”李世民气的盯着韦浩骂了起来。
“切,历史上被以某犯罪处死的,有几个是真的谋反的?”韦浩继续鄙视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邪医紫后 小说
“你,你,你就这么想你父皇?”此刻李世民真的生气了,指着韦浩质问着。
“那倒没有,但是保不齐后面的皇帝会啊,再说了,如果满朝文武都说我要谋反,父皇,你说,你还敢相信我吗?真是的,我才不想去管那些事情呢,你自己去管,你是陛下!”韦浩坐在那里继续说道,
而李世民听到了韦浩这么说,气也消了,而是盯着韦浩看着。
“父皇,我说过,我不想当官,我也不想管事情,但是这次出征,哎,真失败,到现在,还没有追究谁的责任,我知道,如果真的要追究,那肯定是你的责任最大,那些将士们肯定是不会对你有意见的,
但是对于当初支持出征作战的那些藩王,那些大臣,将士们的意见是非常大的,不说其他人,就说程叔叔,昨天他和说我,他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反对,而是默许,另外,夔国公府上也是如此,
父皇,这些将士们现在还是在看着,你该处理了,当然你不处理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个是你自己事情!”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还是要处理恪儿吗?”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不知道,都说了,是你自己的事情!”韦浩摇头说道。
“嗯,你今天那里都不要去,就在这里坐着喝茶,晚上去立政殿用膳,哪怕你个兔崽子对父皇有天大的意见,你都要在这里坐着!”李世民指着韦浩,开口说道,韦浩听后,愣了一下,接着苦笑的摇头。
“兔崽子,三年不上朝,也不来这里陪着朕,朕有的时候就是在想啊,怎么就没有一个能够说话的人呢?之前你时常来朕这边,朕很开心!
另外,实话和你说,当初恪儿说你贪腐的时候,朕是阻止了的,朕是不相信的,怎么可能,这点钱,你是不会放在眼里的,才几万贯钱,但是恪儿一直坚持,父皇就纵容了他一回,没有想到,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就是点了点头,端着茶杯喝茶。
“恪儿,是朕留给高明的,赶走恪儿,需要让高明去办,不是你去办!”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窗外说道,
韦浩端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接着喝茶。
“所以,想要对付恪儿,让高明去办,你不许越俎代庖,这不是你的事情!”李世民继续看着外面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那你要我怎么办?我去找那些大臣,让他们不要去弹劾了?”
“嗯,让他们两个人斗!”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父皇,你没有发现,现在的格局很像你武德年间吗?太子一人一方,而吴王和魏王一方!你就不担心,出现什么流血的事情?”韦浩提醒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嗯?他们敢!”李世民马上扭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哈!”韦浩笑了一下,
李世民也不考虑一下,这些年被贪腐的钱,去了什么地方,当初李世民在宣武门发动事变的时候,也没有多少军队的!再说了,这个是他们家的事情,又不是需要攻城略地,需要大量的军队,这个就是他们三个谁赢了天下就是谁的。
“兔崽子你什么意思?”李世民盯着韦浩质问了韦浩,李世民看韦浩这个表情有点怀疑。
“没啥意思啊,就是提醒父皇啊,反正我也不清楚那些事情,父皇你天天在皇宫当中,对于下面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韦浩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反问了起来,此刻的李世民皱着眉头盯着韦浩看了一会,接着站了起来,往窗户边上走去,站在那里考虑着。
“你小子是不是收到了什么消息?”李世民扭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那可没有,我可什么都不知道,你可别冤枉我!”韦浩马上盯着李世民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