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紅樓春討論-番八十四:暴怒看書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父皇!”
“父皇!!”
“父皇!!!”
李铮等二十二位出海皇子,满心激动的顺着自幼熟悉的道路一路前往勤政殿,至门口,因去岁那一战而变得心情忐忑起来,有些羞惭,不过当被宣入殿内,看到玉台龙椅上的贾蔷两鬓霜白后,诸皇子其余心思瞬间消散,唯有震惊和心痛。
早安繼承者
ALMANAC
一声声呼喊仿佛从当年的稚儿口中喊出一般,二十二位皇子,经历了血火甚至生死的洗礼,原本当坚如铁石,此刻却仍不禁红了眼。
贾蔷还未开口,站在诸皇子身后的林安之小声道:“大半是去岁你们那封绝命书送回来后白的……”
这下,连李铮都不由心如刀绞,肝肠寸断,放声大哭起来,重重跪地连连叩首。
心中的自责和悔恨,几乎将他们焚烧。
去岁二十二位皇子一路狂飙突进,在非洲大陆纵横十万里无敌之后,一头扎进了西夷鬼子的包围圈。
在发现事情不妙后,李铮当即要让身边亲卫护送几个年幼不知武的兄弟突围,可便是李铭这等好丹青的书生皇子,心中也是有骄傲的,这个时候逃走,回去也没脸活着。
在诸皇子皆誓死战斗到最后时,他们也依次写下了绝命书,让人抄录多份,想法子突围送回京来,
其实是没送到的,因为拼死突围出去的死士还未走远,就看到大燕海师从天而降,以万炮齐轰的威,将西夷们打的屎尿齐飞……
若果真绝命书送回京,大概天子亲征西夷的大军,这会儿已经开到欧罗巴海域了。
只是诸皇子们陡然见到英明神武犹如天神的父皇,此刻竟两鬓霜白,心头为巨大惊骇所慑之余,忘了这一茬儿……
见他们如此悲痛,林安之才苦恼起来,又见贾蔷面无表情的看来,脸上笑容也登时凝结。
好在太子李銮护着这个舅舅,忙上前去搀扶李铮,大声道:“大哥,父皇主要是因为心系社稷之重,才早早白了鬓发。早五年前鬓间就有了白丝,不过皇贵母妃说了,并不碍事,只是思虑过甚所致,于龙体无碍。大哥,你们且安心!”
李铮闻言,心头这才舒缓许多,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二十二封绝命书都已收回,哪里会传回京来?
他面色不善的看向林安之,李铄、李锋等几个脾气暴躁些的也反应过来,继而围向了林安之。
李銮陪着笑脸,不动声色的拦于林安之前,道:“诸皇兄,还未与外祖父见礼呢。”
李铮哼了声,随即引着诸皇子们与林如海见礼。
林如海呵呵笑着,目光自多见伤势的皇子们身上移开,看向面无表情的贾蔷,劝道:“皇上,宝剑锋从磨砺出,哪个开国称祖的人,不是历经艰险,遭遇生死磨难,才一路踩着白骨踏上宝座的?”
贾蔷缓缓点头,看着李铮等缓缓道:“去罢,你们母后、母妃,还在等你们呢。有甚么事,等晚膳时再说。”
李铮等也知道贾蔷在心疼他们,但也不知是不是还有失望,因此怀着惴惴的心情,跪安离去。
他们不知的是,等他们刚离去不久,贾蔷就在林如海的担忧下,霍然起身,头也不回的反手拔出九龙壁上悬着的天子剑,一剑将身前御案斩断!
“传旨五军都督府!”
“让宣德侯告诉宋藩兵团大都督陈然,宋藩矿坑里的八万俘虏,朕一个都不要了!”
“分批次射杀,悉数枭首!”
“用石灰腌透了,送去佛得角,寻个显眼的岛子,以木板钉劳靠,插一岛人头森林!”
“以告西夷,这便是伏杀朕之爱子的下场!”
“还有,让理藩院传告西夷使者,明言相告,朕很生气!”
“让他们的主子一个个洗干净脖子,等着朕!!”
没有孩子的人,是体会不到此刻贾蔷心中的震怒!
虽然先前已经得了消息,但往回送的信儿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只说皇子军团被围,宋藩海师正好反杀大胜,诸皇子略有小伤,仅此而已。
但此刻看到自李铮往下,二十余皇子几乎人人负伤,且伤处多在骇人之处,为人父的贾蔷,岂有不暴怒之理?
也就是年岁到了,不会轻易在晚辈面前表露情绪,但他的怒火,绝不会因此消失!
林如海并未相劝,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了贾蔷的反应。
论天下慈父,贾蔷当属第一人。
另外就是,他也相信,贾蔷终究会恢复理智,不会做出御驾亲征的冲动勾当来。
不是打不起,而是没必要。
大燕对西方的战略谋划早已既定,欧罗巴大陆的西夷们,是排在最后顺位的。
且是要以釜底抽薪之策,先夺秦洲,再下汉洲,断其资源根基。
仅凭一个欧罗巴,再将非洲的黑子们赶过去,他们自己都要打出狗脑子来。
而贾蔷的怒火,八万颗人头,也应该平息了……
并且,想来以诸皇子们的骄傲,也无颜让两鬓斑白的天子,再远征万里替他们报仇……
……
含元殿。
悲戚的情绪已经化解了七七八八。
别看李铮他们在贾蔷面前如同稚子一般,可在宫中,却是一群淘小子。
一通插科打诨嬉笑顽闹,将各自伤势都说成微不足道的小事,又有诸皇孙和皇妃们在,后妃们虽然都十分心疼,但到底被糊弄了过去。
眼下,正看着诸皇子揪住林安之不放,怪他方才开的顽笑太过,让他们大大伤心一场,在父皇面前丢了丑……
“一人一条铁路,再不能少了!”
“你们还是把我拆了罢!”
“讲道理,如今汉藩、唐藩甚至秦藩各处的铁矿加起来,一年的钢铁量比过去十倍还多,怎就不能分我们些?”
“说的好像我说的算似的!再说,你们哪来的数据?别是瞎编的罢?”
“舅舅,你少哄我们!谁不知道,眼下铁路的事都是小十六说的算?再说,有我老八在,还用编?元武初年,大燕一年钢铁产量不足三万吨!到了元武十五年,已有三十万吨。随后蒸汽机的改良和藩民的大量征用,到了元武十八年,就到了六十万吨。近五年更了不得,连翻五倍还多,都到了近三百万吨!这顽意儿又不能当饭吃,分我们些如何?不多,一人一条铁路!”
李鋈掰着手指跳着脚算账,其姿态之市侩,让方才流了好些泪的宝钗,恨不能一野鸭子掸子砸过去!
好在看着和她所出的第三子小六十六一起坐在地毯上顽耍的孙儿李垒,她恼火的心情又平复了些,但又有些羞赧。
毕竟,孙儿和小儿子差不离儿一般大,实在是有些羞惭……
所以对贾蔷还盘算着生老四的想法,必是要坚决抵制!
而殿内,林安之看着李鋈正经道:“老八,随着铁路的铺设,别说三百万吨钢铁,再多一倍都不够用。光本土未来五年计划要铺设的铁路就超过十六条,更不要提藩土。汉藩肯定要铺设,以便铁矿的运输。唐藩、秦藩也少不了……你算算,那点钢铁够不够用?”
“十六条?”
李铮动容道:“本土铺设那么多做甚么?”
李銮笑道:“大哥,铁路之妙,就在于能大大缩短运输时间。商用还在其次,战略意义更重。铁路铺通南北东西后,大燕便真正要变成铁铸的江山。其次,货物运输变得极大便利后,有助于大大改善民生,有利于丁口繁衍。未来五年,本土丁口至少要增长一亿五千万。这有助于对藩土和外省的巩固,也有助于诸皇兄封国的稳定。”
李铮想了想后笑道:“我们就算了,所征之土,虽然也算富饶,多有矿产,很多城市四季如春,清爽宜人,但这些城市在非洲大地上,只是点状分布,其他大多数地方都是旱季炎热而干燥,雨季闷热而潮湿。所以,可以缓一缓进展。现在只占据膏腴宜居之地,慢慢积蓄力量就是。
不过你十三哥的大隋和十八弟所立之大秦,是真正的宝地,另外老八在中西部所立的大梁,也有中部粮仓之称。此三地若能建设铁路,不仅对我们扎根秦洲大陆极有利,也能反过来反哺宋藩。不仅在粮米上可以保证,三地和宋藩还可互为犄角!”
李銮闻言,和林安之对视一眼后,笑道:“大哥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甚么?要人给人,要银子……这样罢,宋藩先前就呈来矿产勘测卷宗,说那里除了金矿外,还发现了大量的铁矿。钢铁司派人前去立高炉,于宋藩大产钢铁。冶炼部同时建冶炼厂,打造铁轨。技术上不成问题,至于人手……我听说昆仑奴最是力大皮厚,是极好的劳力……”
李铮哈哈笑着揽住李銮的肩膀,道:“这些就不必同哥哥们说了,都交给你了……你是储君,太忙的话,就交给舅舅嘛。”
眼见李銮一张脸苦巴巴的皱了起来,林安之也是无语望天,阖殿上下都大笑起来。
黛玉这时方开口道:“李銮,你哥哥们很是不易,该你出力的时候,不可小家子气。”
李銮忙笑道:“是,母后。儿臣一定竭尽全力为之!”
正说着热闹,忽听殿外传报声进来:“圣上驾到!”
一殿人闻声后呼啦啦齐齐起身,迎上前去。
诸皇子妃们忙让各家皇孙走到他们父亲身边,恭迎皇祖……
……
PS:不超过十章了,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