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第1196章 削弱版的三光神水推薦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既然刑星天能够经常将受损的星袍拿到观星台,借助观星台所引动的星源之力进行恢复,佟玉堂自然也能够通过与刑星天之间的关系经常性的接触到星袍,那么佟玉堂最终能够通过阵符的拼接最终完成星袍的仿制,也就说得过去了。
尽管商夏从辛潞这里已经得到了星源之力可以修复星袍的确切消息,但商夏很快便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由问道:“那……你们几位可以借助观星台汇聚天外星光,凝聚星源之力吗?”
商夏刚刚说完,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傻瓜式的问题。
極品透視狂醫 將夜
这两位刚刚联合激发观星台接引天外星光,在这个过程当中便是凝练各类星煞,提炼几缕星罡都还需要商夏的帮助,又何谈凝聚“伪七阶”的星源之力?
果然,商夏话音刚落,辛潞便苦笑道:“商真人,你这可是难为我们了!”
商夏连忙陪笑道:“抱歉,是我心急了一些!”
辛潞接着又道:“想要凝聚处星源之力,就凭我们目前有限的人手根本无法成型。便以星原城观星台为例,想要维持凝聚星源之力的最低人手,也至少需要一位五阶的大观星师,三到四位四阶的观星师,十二位以上的三阶星师,以及数目更多的一二阶星徒、星师相互配合,各司其职才能做到。”
听得辛潞所言,商夏便是一阵默然。
通幽学院这些年也在抽调一些生员,意图秘密培养出低阶的星徒、星师出来,至少可以先行作为助手协助辛潞、元秋原和燕茗三人。
然而培养星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种从无到有,近乎白手起家的状态更显艰难,更何况即便是培养出来有些一二阶的星徒、星师,也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磨合才能彼此形成一定的默契。
毕竟如此庞大的一座观星台,虽然表面上看仅凭辛潞等三人便能够进行启用,可实际上所能发挥的却仅仅只是观星台最为粗浅的作用。
而真正想要将一座观星台的所有妙用彻底发挥出来,便需要至少数十位,甚至可能是上百位各阶观星师、星师、星徒的默契配合。
如此庞大的观星师队伍,不要说通幽学院根本不可能拥有,哪怕是与天星阁联合起来,也根本凑不齐。
其他的不说,单单只是一位五阶大观星师,整个灵丰界都没有这样的一位存在。
然而凝聚星源之力却也不仅仅只是拥有这些人手外加一座观星台便能够做到。
辛潞继续道:“可即便是拥有了充足的星师人手进行调配,想要凝聚星源之力这等‘伪七阶”之力也是需要秘法的,而这秘法在整个星原城观星台也只有肖师兄和刑星天两位大观星师知晓。”
商夏闻言更觉丧气无比。
“那却也不一定!”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听上去分明略显木讷的声音传来,可偏偏却给人一种很是令人笃定的感觉。
观星台上的众人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时,正见到元秋原的身形从观星台下方走了上来。
此时元秋原身周仍有灵煞的气息萦绕,但自身的气机却已经趋于稳定,自身修为虽然尚未完全巩固,但却也不虞会从四重天跌落。
“多谢真人出手相助,秋原感激不尽!”
元秋原一上来便先向着商夏行了一个大礼。
商夏连忙伸手一拂,一道暗劲将他的身形抬了起来,笑道:“你这称呼叫的却是让人生分,你我同是教谕司三舍培养出来的生员,便叫我一声师兄吧!”
元秋原认真的想了想,还是摇头道:“我在外舍之时,有一位教习唤做孟良辰,据说乃是与您乃是同舍同窗;我在内舍时,鞠行和张剑飞都曾做过我的教习;待我进入上舍之后,上舍教谕便是孙海薇孙教谕。这些人都曾是我的师长,所以我还是称呼您一声商师叔吧!”
商夏笑了笑便也没有再勉强于他。
通幽学院内部虽然没有明显论资排辈的习惯,但通常来说也还是大致遵循着二十年一个轮回的惯例。入得三舍通常相差在二十年之内的,大家多以师兄弟、师姐妹相称;但彼此入舍时间相差超出二十年的,通常便要差出一辈,以叔侄相称了。
而且通幽学院的这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其实也是为了方便在灵丰界与其他各门各派交流的时候有个大致的比较。
元秋原见得商夏没有反对,语气微微一顿,然后转回到刚刚的话题,继续道:“弟子刚刚听到商师叔与两位师姑谈论起如何借助观星台凝聚‘伪七阶’的星源之力,其实弟子是知晓这一道秘法的,而且除去这一道秘法之外,弟子还知道另外一种相较而言更为容易一些的秘法可以获得‘伪七阶’之力。”
“你怎么知道?”
辛潞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然后马上却又反应了过来,恍然道:“观天派的传承?”
元秋原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两种方法在那些破碎的青铜残片之有所记载,经过整理之后我在上面发现了这两种秘法的存在。”
说到这里,元秋原见得商夏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疑惑,遂主动解释道:“商师叔可能有所不知,您在将星原城观星台的观星师传承带回来之后,虽然让弟子和两位师长进行整理,但两位师长却都将那些作为观天派核心传承的青铜碎片交给弟子去梳理,她们二位却是碰也不碰,所以青铜碎片上除去观天派的核心传承之外,另外所记载的一些秘法她们二位同样也不知道。”
商夏不解的目光看向了辛潞和燕茗二人。
辛潞笑了笑,道:“我的路子早就已经确定啦,观天派的核心传承于我基本无用,能够随意阅览除青铜碎片之外的其他所有观星师典籍,便已经是我在星原城都不曾有过的特权了。”
燕茗也道:“待得将来学院培养出数量足够多的星徒、星师以及观星师,我的重心将来应当还是会回到武道之上。”
商夏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尽管他知道这二位所说的原因并非是全部,但她们想要表达的“法不轻传”的意思商夏却已经明白了。
“虽然我很想说你们想多了,但……算了,你们二位什么时候改变了心思,再直接将观天派的传承拿来借鉴便是。”
商夏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元秋原,道:“你说的两种方法,第一种也就罢了,我们短暂时间内没有足够数量的中低阶星师培养默契,你且说一说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醉夜沉欢:一吻缠情
元秋原指了指观星台中央那颗星辰树下的浅薄水滩,道:“方法就在那里。”
商夏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心中忽然一动,道:“你是说星辰之水?那些可也才不过是五阶之物而已。”
元秋原笑道:“星辰之水的确是五阶之物,但作为能够滋养星辰树的灵水又怎么可能是凡物?事实上星辰之水本身在五阶灵物当中也属顶尖。”
商夏这个时候对于元秋原这个原本看上去有些木讷的弟子,实际上却喜欢卖关子的性格有了一定的了解,遂笑道:“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一口气都说出来吧,莫要再卖关子了。”
元秋原脸色顿时一红,整个人看上去都略显尴尬,不过如今到底也是四重天的中高阶武者了,还是很快便调整了过来,轻咳了一声,道:“观天派的传承当中有这么一段有关晋升六重天的记载。”
“咦?”
商夏惊讶的看向了元秋原。
“唔!”
辛潞和燕茗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二人似乎同时有了回避之意。
商夏摆了摆手,笑道:“继续说吧!”
元秋原见状心里放松了不少,连忙道:“这段记载原本是关于催生星辰树的……”
这回元秋原倒是没有打磕,而是商夏闻言忍不住朝着观星台中央的那株小树瞅了一眼。
自当年星辰树为求自保,强行催动本源结出一颗星辰果,而后整株灵植便退化回到了五阶。
之后十数年,连灵丰界都已经完成了晋升,这株星辰树虽然活了下来,可至今生长缓慢,至于何时能够重归六阶灵植更是看不到个期限。
元秋原没有看到商夏的目光,接着继续说道:“……因为星辰树所结的星辰果能够极大的提升武者进阶六重天的成功率,而星辰之水本身又有滋养星辰树的功效,因此便有一些大药剂师将主意打在了加大星辰之水滋养功效上面。”
“据观天派的传承典籍记载,那些大药剂师经过不知道多少次尝试之后,不知通过什么方法将采撷到的金乌血和帝流浆两种灵物融入到了星辰之水当中,使得星辰之水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最终化作一种品质虽然在六阶,但部分特质已然接近和具备七阶之力的灵水。”
商夏的神情此时变得有些古怪,只是辛潞和燕茗二人此时都已经被元秋原所讲述的故事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神色表情罢了。
辛潞忍不住问道:“一种部分特质已经达到七阶的灵水,这就是你说的另外一种借用‘伪七阶’之力的方法?可这中灵水当中所蕴含的却未必是星源之力吧?”
杏子好狡猾
元秋原点了点头,道:“不是星源之力,但经过那些大药剂师们的测试,这种灵水似乎蕴含有某种造化,对于任何具备灵性之物几乎均有一定的修复之能。”
燕茗这个时候也奇怪道:“可星辰树也才不过六阶灵植,纵使星辰果能大幅提升武者进阶六重天的可能性,可用一种接近七阶的灵水去浇灌六阶的灵植……谁会做这种赔本的傻事?”
元秋原无奈道:“弟子只是在讲这种灵水被制作出来的缘由,可没有说有人是否会愿意用这种灵水去浇灌星辰树。”
商夏这时却忽然问道:“可也一定有人这么做过吧?那么浇灌了这种灵水的星辰树又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