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七百五十九章 你騙誰呢?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我不要,我不要做仆从,我不要做玩偶,我不要,呜呜呜!”
“我要做主人,明明你才是我的玩具的,明明就是!”
“你放开我,离我远点,我死也不会顺从你的!”
無為能力
“我……我不要做玩具,我要做主人!”
“我要做主人,呜呜呜呜呜。”
……佩尔一边嚎啕大哭,一边呜咽道。
她哭的好惨。仿佛内心有无穷的痛苦被激发出来了似的。
她似乎想推开杨天,但因为之前那近乎自残式的攻击举动,她的浑身都已经疼到麻痹了,根本动弹不得,只能软软得倒在杨天怀里。
杨天都懵了。
感受着胸膛的衣服都被泪水彻底打湿了,杨天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概是因为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他并没有直观地感受过主从契约真正的威力以及代表的意义。
所以他很难设身处地的体会到,佩尔此刻为什么会哭的这么惨。
难道……她是觉得会被我当成奴隶对待,被肆意欺凌、玩弄?
草,我有那么坏吗?
杨天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佩尔。
小脸苍白。
泪雨梨花。
明明眼睛都哭红了,泪水都仿佛哭干了,她却还哭的那么苦痛,就好像要哭死她自己一样。
杨天叹了口气,实在是恨不起她来,柔声说道:“有什么办法,能解开主从契约吗?”
这话一出,佩尔忽然愣住了。
虽然还是随着哭泣的惯性嘶嘶地吸着鼻子,发出些啜泣的声音,但她小脸上的表情却是呆滞住了。
她呆呆地、缓缓地、用尽仅剩的力气将小脑袋微微扬起,那双哭红的、干涩的眼眸里满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地看着杨天。
“你……呜……你说什么?”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我问你,主从契约有没有办法解除,”杨天直视着她的眼睛。
佩尔震惊了。
震惊得一塌糊涂。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小说
震惊得都忘了哭泣。
红红的眼眸微微颤动,眼中的不解更多了许多。
“你想解除契约?你……你骗谁呢?你怎么可能这么做?”佩尔不相信,声音闷闷地呜咽道。
“为什么不呢?”杨天淡然道。
“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得到我吗?”佩尔幽幽地看着杨天,“你别想否认!你一直对那个赌约那么执着,今天我让你走你都不走,不就是为了把我变成你的私有物吗?现在你成功了,你彻彻底底地得到我了。这一辈子我都只是你的宠物,你想对我做什么,想要我做什么,我都只能乖乖接受。这种情况下,你会愿意放弃这种权力?你骗鬼呢!”
“我并不否认啊,我的确对你很感兴趣,”杨天微微一笑,道,“我就是一个很好色,很贪得无厌的人,所以如果你心甘情愿地扑进我怀里,我肯定不会推开你。可是……强扭的瓜不甜啊。虽然这什么契约,或许能把你变成我的玩偶,让你什么都听我的,随我怎么摆弄、怎么折腾。但……我不喜欢。”
“为什么?”佩尔呆呆道,“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个样子的女人吗!”
“因为我不喜欢玩偶。我或许会喜欢乖巧听话、惹人怜爱的小姑娘,但我不会喜欢毫无生气、受我胁迫的玩偶。”杨天耸了耸肩,一脸淡然地说道,“就像你,我觉得你可爱的地方,恰恰就在于你的胡闹,你的调皮捣蛋,也就是那些玩偶绝对没有的东西。那么,我为什么要把你变成一个无聊的玩偶,然后占有你呢?那不就等于把一颗苹果的所有果肉都给削掉然后再吃下去吗?”
佩尔一时间懵了。
她不回话,直直地看着杨天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一点虚饰、伪装的成分,好证明这个家伙只是在试图欺骗她、博得她的好感。
可……她失败了。
杨天说的很淡然。
他甚至都不是很认真地在说。
而是……非常随意,不假思索。
就好像他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一样。根本不需要考虑或者犹豫。
佩尔傻了——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他为什么这么奇怪啊?他……他不正常!
没错,佩尔很确定,这家伙不正常!
佩尔已经不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了。
虽然她的外表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萝莉,甚至更小,但实际上那只是某种神术之力的作用罢了。她的实际岁数比杨天还要大。
当然,由于很多时间她都是孤僻地独自居住、不接触外界,所以她的社会阅历可能比不了杨天。
但她毕竟不是小姑娘了。
她看了许多书,也见过一些人了。
她对人性的了解,比一般的小姑娘要深入得多。
她可以确定,如果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现在拥有了她的所有权,那是绝对无法保持冷静、也不可能抗拒拥有她的诱惑的。
人是有兽性的,内心是潜藏着犯罪和破坏的欲望的,只不过平日里会受到道德、法律和自身原则的压制罢了。
当一个美丽的少女,成了完完全全的私有物,无论对她做什么都不会受到惩罚,那么拥有她的人会做出怎样天怒人怨、惨无人道的事情,都根本不奇怪。
那将不只是玩弄。玩腻了之后多半就变成虐待,甚至是残害。这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哪怕得到她的人是洛曼那样的、对她心存敬仰甚至爱意的人,事情多半也不会有例外。
可现在……
杨天居然没有这样做?
他居然还想……放弃和她之间的主从契约?
他凭什么能这么淡然、平静啊?他内心难道就没有那些变态的兽欲吗?
“你……难道……其实不喜欢女人?”佩尔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可能性。
杨天:“……”
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看着佩尔,用很真诚的语气说道:“我建议你不要再用这种话来挑衅我。否则,我可能会让你三天下不了地。”
佩尔听到这话,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看着杨天的眼睛,从中隐隐看到了一头凶猛的野兽。
这下她毫不怀疑了——这家伙绝对是喜欢女人的,而且凶猛起来肯定比野兽还要残暴!
全職 法師 327
那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佩尔真的想不明白了。
她咬着嘴唇,迷糊了半天,最终懒得想了。
她抬起头,再次认真而仔细地看着杨天的眼睛,道:“你真的愿意解除?解除之后你就彻底失去掌控我的机会了,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了,你明白吗?”
杨天也认真地看着她,点了点头,道:“是的。哦,当然——你之前坑我的事情我可没忘,等解除了契约,我会用别的方法惩罚回来。到时候你哭也没用。”
佩尔仔细地看着杨天的眼睛,确定他没有一丝作伪的成分之后,却是叹了口气,对于之后他的话也压根都不在意了。
因为……
“看来你是真不知道了,”佩尔抬起小手,揉了揉红红的眼睛,然后低下小脑袋,哀叹道,“主从契约的时效……是终生,并且……根本就没有解除的方法。”